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叶喻#持续更新的小日常

楦晔:

情人节发糖,跟媳妇儿合作写的文。持续更新。
食用愉快。
(一)
喻文州来过杭州几次,但都没有认真地看过这个城市。 这个他生活的城市。 那年冬天的来临伴着一场夜雪,再恍惚起来窗外一片白茫。 喻文州瞬间精神了一些;虽然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但看到少见的雪地还是有些兴奋。他翻下拥挤的单人床靠到窗边,窗沿已经不能用冰凉形容,一靠近窗户就看见口中呼出的白气。 “唔……”
仍躺在床上的人闷哼了一声翻身起来。喻文州侧头搓了搓已经发凉的手,开口无法抑制的喜悦:“下雪了。” 叶修挠了挠头,靠在床头摸索着夹住烟盒,熟练地点上叼在嘴里含糊着:“下雪了?天气预报终于准了一次啊。”他打量了一下穿着单薄的喻文州,向他勾了勾手指:“快上来,穿那么点别招摇。”
喻文州倒也没有介意,一只腿跪在床上伸手摸走了叶修的打火机——他没收的第十个打火机;他笑道:“叶神早该改改抽烟的习惯了。”
叶修没听错的话喻文州在“早”字上打了着重符号,有可能是错觉:“别闹,哥已经没私房钱买打火机了。”
喻文州答非所问:“今天出去走走吗,初雪。”
叶修心里为自己默哀三分钟,慢悠悠地从被子里钻出来。
西湖公园来看初雪的人已经有不少了。喻文州和叶修下车后在边上买了两杯粥暖了暖,便随着拿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进了西湖区。
也就准备随便转转,喻文州并没有在意边上的旅游导航,只是和叶修肩并肩地走,偶尔抬手呵一口气;确实比他想象的冷,甚至屋檐下还有尖尖的冰凌。
“文州,你穿的是不是有点少?要不先回去吧,这西湖就在这不会跑……”叶修看着驻足在一边的喻文州,指尖都有些发红了,却并没有在意到自己;等他转过头,喜情悦色攀上眉梢,白气袅袅绕着那张线条温柔的脸,带着收敛的弧度,和溢出眼底的笑意。
“嗯?你说什么?”
……啊,春光正好。
叶修不由自主轻笑一声,握住爱人冰凉的手。


(二)
今天是情人节。
叶修下午到机场上前往广州的飞机,晚上八点半就到了。
从没独自远行过的男人显得有些笨拙,他一手握着行李箱的拉杆,另一只手忙着点嘴上叼着的烟。
“哎哎哎……”一辆计程车眼看着驶过来,叶修嘴里小声喊着,手伸出去拦车,跟着小跑好几步,还好赶上了。
司机回头看着把自己扔上车喘了好几口气的年轻人:“小伙子去哪里?”
叶修眉心抖了抖,小伙子这个称呼虽然恰当但自己怎么不太习惯:“师傅等等,我给您地址。”
“好,”司机笑呵呵地看了眼他手里攥着的纸片上头的地方,边发车边调侃,“情人节赶来给女朋友惊喜的吧?”
叶修一哽,掸了掸烟灰:“…是啊,师傅您中途拉我去买个花行吗?”
“行,小年轻就应该浪漫点嘛。”

叶修捧着一束玫瑰,在小区里兜兜转转,好不容易才找着喻文州住的那一栋。
站在消防栓前面对着玻璃整理了一下发型,然后叶修就惊讶地觉得,谈恋爱真的能改变很多习惯。
…比如注意形象这样的。
“叩叩叩。”
很普通地敲三下,里边很快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是谁?”
叶修吞了口唾沫,压低嗓音:“快递。”
“麻烦稍等一下。”
喻文州疑惑地回想,近来好像没有网购什么东西,叶修也不像是会寄礼物来那么浪漫懂情趣的人。
但他还是开了门,一抬头看到一束鲜艳的玫瑰,花束正好把人的脸挡住。
喻文州手伸过去,碰到对方有些微凉的手指那一刻脱口而出:“叶修。”
很笃定的语气,叶修的脸从花旁侧探出来,嘴角的笑掩不住:“聪明归聪明,不能多让我表现一下?”
“你能来我就已经很惊喜了,”喻文州拿过花示意身后的人关上门,认真把花靠在了电视机柜上,“纪念你陪我过的第一个情人节。”
叶修一路放下东西,细心地脱掉带着凉意的外套,走过去从后面环住他:“又不能问他们,可费了我不少心思。”
“补偿你。”喻文州瞟了眼墙上的钟,九点四十五,再看回到叶修的脸上,勾过他的脖子就吻了上去。
……
这是第一个情人节,以后日子还长。
路遥马急,还是晚了一点才遇见你。

-Why is a raven like a desk?
-Because I love you.

评论

热度(22)

  1. 天下永安苏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