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全职高手】 男神x你 你有未签收的快递!⑥

沧笙踏歌°:

*突发奇想的一个脑洞嗯,也许会发展成一个系列,还想看谁的请主动留言:3


*第六发是杰西卡嗯,同样第一次写杰西卡,有点方(bu。


蓝河小天使的还在构思,所以我先提前写杰西卡w


*日常惯例省略辣嗯!写到杰西卡的时候终于可以第二次用电脑码了(说着两行清泪落了下来)


那么Ready?Go!













王杰希x你




本来你是一个看上去有着艺术气息的姑娘——这和你的手指白暂修长,整个人看上去也是白白净净的似乎也不是没有关系。




你从小就开始学习乐器,大约是小时候对小提琴一见钟情了,才会那么坚持下来。


小提琴的艺术考级已经全过了,你从大学毕业倒也找了份写曲的工作,你喜欢这种非常富有想象力的工作,所以,你非常投入,更何况这工作也并不是太累。




而且业余的时候,你也作为一个小提琴老师授课,也算是在为自己做另一份兼职吧,在你这学习小提琴的几个孩子的父母也都夸你教得好,非常富有耐心,孩子们都挺乐意上你的课。


对于这种有些奉承的赞美,你羞涩地笑了笑,没吭声。




然后这事儿就得从被强行拽入了荣耀深坑开始了。


大概由于你的ID还是颇有些偏中草药这类的,你总觉得中草堂这公会ID真不错,然后你就入了这个公会,从此一入荣耀深似海。


你还成为了中草堂背后的微草战队的一个厨。




嗯,不是很狂热的那种,但是你要说微草战队的那些人和角色嘛,你还是手到擒来的,甚至是每个人还是有些比较鲜明的特点的,你都清楚。




你还清楚记得那天恰逢周末,上这堂小提琴课的孩子倒也是快考级的孩子,你一边帮他纠正错音,一边也教他些乐理知识——噢对的,这孩子今年考小提琴九级。




这孩子倒也显得沉稳,你还听说这孩子目前还是初三生,也算是你教的得意门生吧——学习成绩是不错的,在你这学小提琴的表现也出色。




你拨动节拍器让节拍器打起节奏,那孩子刚架上弓,却是朝你说了句:


“老师……你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了吗?”




“……”你呆愣了下,先让这个孩子自己练会,而你则是重新拨好节拍器打上节奏,便飞快地把自己的小提琴小心地搁在旁边,从房间里急匆匆地奔出来。


那孩子确实没有说错,是有人在敲门没错,但是那种敲门声却又不是那种非常吵闹的感觉,总归觉得还是挺温和的。




“是哪位?”你贴近了门问了一句。


“小姐,有你的快递哦。”门外隐隐传来了好听的男声,不过这声音却仿佛是在哪听过似的。




你纳闷,不过出于好奇你还是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人你总觉得在哪见过的样子,不过这种魔术师打扮……倒是让你有些小小的吃惊——吃惊的理由是,这身装扮……是王不留行。


而魔术帽之下的那双暖色调的眼睛如同镶嵌进了星辰一般迷人。




喔,可惜双眼大小不一x


嗯?!双眼的尺寸不一样——?




“老师?还没好吗?”书房向来是被你用作上小提琴课的地方,此刻那孩子大概是等得有些久了,那隐隐约约的琴声都中断了。


“马上,马上就好!——”你扶着门框扭头朝里边喊了声,这才抱歉地朝着门外的人笑了笑。




“快递?”


“是的哦,一个施了魔法的快递。”他将笔递给了你,“签收这个快递,你就会受到这个魔法的祝福。”




什么鬼?!


你内心咆哮着,但是你此刻却有些尴尬。




“额……Jessica?”你签完自己的名字把纸张给了面前的人不确定地猜测道,却招来了对方戴着魔术师手套的手,就那么搭在了你的头上揉啊揉的举动。




17L花开半夏


嗯没错,我的ID后半部分就是中草药的名字。




19L花开半夏


刚刚也在开头那段申明过了,确实是Jessica,我自己都震惊了。


而且这种现实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那么落到了我的头上!


我的头上!


我的头上!——




好吧,让我们开始讨论下我和Jessica怎么在一起的吧,我知道你们这群小妖精就想知道这个。


Jessica是一个电竞大神,大家都知道的,大概是我自己住的地方离微草俱乐部太近了,所以我基本只要早晨大约8点三刻左右站在阳台上,就总是能看见Jessica从我家所住的居民楼走出去。




Jessica的责任心很强,有时候我没课的时候趴在家里渣荣耀,他看到了我的处境之后也会给我指点几句,就像是在指点他们战队的队员们。说起来Jessica的战术意识也是很强的,我想他是微草专有的战术专家吧。


也难怪微草的所有人都会对他那么依赖,甚至把他当作精神支柱。




说起来,我之前认为陷入的战斗死局,被他指点了几下,我就赢了。







25L花开半夏


久来久去我也和微草训练营的几个新人孩子们混熟了:3其实也都和我差不多大吧。


有个孩子听说是Jessica的继承人,这孩子有点内向羞涩,和这孩子还有个差不多大的,是一个小天使啊小天使:3!我每次过去都会给我倒杯热乎乎的水呢。




Jessica只要是在训练的时候,他基本就不会注意到我来。直到Jessica的继承人怯怯地说了句“姐姐来了”他才会注意到我。


然后他就把我丢在了一旁让我看着,他继续x







39L花开半夏


不好意思刚刚有些难受跑了次厕所……咱们继续。




我双休日的时候基本从早晨九点开始就有小提琴课——直到晚上八点才结束。本来我授课还是一对一的那种,后来也不知是我哪个学生的家长朝外面推荐了我,于是我在别的机构里也开始上课,只不过上的是大班。




重点是,距离我家很远。


一开始这事我还没告诉过Jessica。


我第一天在那个地方上完课回去的时候,四环那里堵得慌,我一下子就没心情拦车了,况且还是大晚上的,我背着小提琴盒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的手机也没电了,打电话叫Jessica来接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照微草对他的重要性——他也绝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出现吧。


天性喜好艺术的我平时所以才会基本处于比较随和的状态,我认为我可以迁就的事情,我就会迁就,不怎么生气。


可是这一次,真的是又想急着回去又有点委屈。




我想不会有人注意到我的困难处境吧。




51L花开半夏


我好不容易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很晚了,到家里把手机充上电的时候,手机上显示的是23:31分。


特别想哭,反正现在屋里一片黑暗,他也想必已经睡了吧。




我蹑手蹑脚地进了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已经有点抽抽搭搭了。我却在此刻听见背后猛地一声开门关门声,细微的喘气声就这样传入我的耳中,丝毫不差。




“你去哪了?”




我第一次听见Jessica会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要你管。”我委屈,撇了撇嘴就是不愿意和他说实话,“你不是明天还要训练吗,赶紧睡吧,微草今年是要志在夺冠的吧?”


一味的迁就,还有不知不觉对他产生的特殊情绪让我爆发了。




“我今天没有去训练。”他的语气里透露出了一丝疲惫,他从背后用双手环住我,温热的呼吸打在我的脖颈上特别的灼热,呼吸还依旧很急促,“我找你找得快疯了。”


“从我早晨醒来的时候,本想起床去叫你,结果你的卧室门没锁被我一推开……哪里还见得到你的人,连床铺都是干干净净的。”




“我很害怕……害怕醒来的时候没看到你。”


“本来这句话想等夺冠之后再跟你说的,但是我却有种赌不起的感觉了。”他有些苦笑,“愿意等我吗,等我将微草的一切交托于英杰,我就来肩负起我和你的未来。”




57L花开半夏


基本到这Jessica也就告白了,不过在那之后我才知道……Jessica亲口对我说的,他很早就对我动了感情,虽然发现得稍微有些迟钝,但是在他发现之后,他还是决定隐性表现出来。




我一直都没注意到——勿忘我。


我的房间是有阳台的,而阳台上始终有一株勿忘我,就和我给Jessica理出来的那个客房阳台上的那株勿忘我互相对称,遥遥相望。




勿忘我——永不变心。




以及微草俱乐部就和我家小区隔了个花园带,那个花园带是属于微草俱乐部那的,而不知何时,那里种起了向日葵。


向日葵——沉默的爱,隐藏的爱。


听说Jessica问过百花某个非常懂花语的男人





58L花开半夏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吧——lo要去趟医院了_(:з」∠)_


祝愿我没得什么病吧嗯。




当然,确实是没什么病。


听说那天Jessica陪你去了医院之后,他的双眼终于变得一样大了一次,简直罕见。


然后,那篇帖子还是被删了。


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魔术师先生说,他不大乐意和别人分享这段经历。




听说两年后也出现了类似的现象,只不过后来那次删帖的人换成了姓叶的。


喜大普奔。



评论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