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沉于时光的故事

哒哒哒哒虚了个迷:

#一点都不严谨的历史梗#
#大概是羊大仙视角#
#当穗还不叫穗的时候#
#误人子弟系列#
#题文不符#
#一个坑#
#私设慎#
公元前214年
风夹杂着丝丝温暖湿润的气息徐徐吹过,树叶交错摩擦发出轻轻的窸窣声。白色的蝴蝶扑着翅膀从衣着朴素的瘦弱孩子面前飘过,轻而易举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啊呀?』许是才注意到有难得的客人踏入自家的院门,约摸五六岁的男孩有些尴尬地挠挠后脑勺对你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害得公子久等,真是抱歉。敢问…公子可是来讨水喝的?』他见我点了头,便请我在院里寻了个石凳坐下,回身进了屋里,只片刻就端了碗温水回来。静静地看着我一口气将水喝了个干净,他拿回了碗,似乎是有些好奇地询问我的来历,我却摆着逗小孩子的心思反问了他。『诶…?吾辈吗…?』他愣了一下,显然是不曾料想到我的反应。
『…吾辈名唤番禺。』
沉默片刻,男孩微微垂下了眸子如是轻声回答道。
公元前206年
沉闷的天。
又到了前些年便探访过的小院,紧闭的院门隐约透着股悲寂的味道。
抬手叩门,前来开门的少年披麻戴孝,双眼被泪水浸泡得泛着并不好看的红。虽说依旧清瘦的面孔与八年前并无太大差距,但细看着却能发现他的五官长开了不少,身量也窜高了许多。
疑惑于对方的衣着,百般考量后终是委婉地询问起他家中可是有哪位老人过世,只见看起来已有八九岁的男孩声音一哽眼中水光一闪又噙满了泪,摇摇欲坠。
『秦…灭了…任嚣大人…也…随着走了。』
见惯悲欢离合也无惧于生死离别的我,一时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来安慰面前那个哽咽落泪的孩子。
公元前113年
又一次遇到那个孩子是在云游至东越的时候。
他作为南越都城笔直着脊背立在南越使者的身侧,嘴角挂着笑眼神却冷漠而疏离。
拜见了东越王馀善后他将场合留给了使者与王,先行告退。就在离开主殿的那一瞬间,番禺收起了脸上得体的笑,脸色冰冷如霜。
我不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打了个招呼。
他倒是情理之中地吓得一愣,百年来总算是第一次认出了我。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先生,想必先生也不是…常人吧?』
我眯眸笑笑,几乎是毫不避讳地告诉他那些个与他不同的人都没法看到我。闻言番禺松了口气,边往殿外走边小声地对着我发牢骚。
『先生我和你讲啊…我们南越现在的王…是被那个叫吕嘉的家伙推上去的…现在甚至还想着要联合这东越…』他垂下眸子用力地咬了咬牙踌躇许久,才略显不安地将余下的字眼艰难地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反汉…』


公元前112年,汉武帝出兵10万发动对南越国的战争。
公元前111年,南越国灭。
==================废话分界线==================
原本是想从前214年一直写到2016的…然而却只写完了南越时期的部分而且还有很多事件没写…_(:з」∠)_不得不说还真是不负责任啊,我。其实城市和郭嘉都一样,几乎无穷的寿命和面对生死离别时逐渐变得冷漠的瞳眸,对“家人”和“朋友”展现的笑颜…这些都是十分有趣的东西。想要用自己的文字拼凑出这样的画面和转变还真是困难呢…bug也是以堆为单位_(:з」∠)_地方史相较之于郭嘉史真是不引人注目,就像是沉入了时光一般“无人问津”,于是便有了这个题目×估计会一个一个时期慢慢填…求轻喷ಥ_ಥ顺便羊大仙的梗大家都懂咱就不解释啦(○´∀`)♪【然后就凑表脸地贴了一大堆tag】

评论

热度(10)

  1. 天下永安虚迷◈竹密银花稀 转载了此文字
  2. 天下永安虚迷◈竹密银花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