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捉鬼

香草慕斯——消极怠工buff加成中:

叶修的妈妈是魂师,


说白了就是治鬼的。


叶修的爸爸是军人,


听说以前还上过战场立过功。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不过魂师这玩意儿太危险,所以即使叶母很想找人接班,却还是打消了让自家两个儿子学这个的念头。


叶爸爸也是这么想的,于是经过讨论他们决定让自家两个儿子学经济,说白了就是当总裁。
结果叶修这个不务正业的不仅没向总裁发展,
反而向不务正业的方向一溜烟儿跑的越来越远。


比如暗戳戳的学了叶母藏起来的治鬼的书,


比如离家出走打游戏。


把叶爸爸气得不轻,


不过还好有个被自己哥哥坑了的叶秋在。
可以背背锅,当当总裁。


为什么要说这么多?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叶修看得到鬼,也会捉鬼。


而且还因为吃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成了各种意义上的阴阳眼,虽然这眼时灵时不灵就是了。


所以当叶修在四连冠后发现自己背后多了只鬼,而且还碰不到那鬼时,非常冷静。
毕竟他在苏沐秋出事以后就觉得自己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但是他这眼睛不仅时灵时不灵,还只能看见修为高的鬼。


再说了看不到意味着没什么危险,这玩意儿跟了那么多年也没发生什么。


不过突然能看见这鬼了,叶修的心情很复杂。
毕竟不是谁都能承受突然看见了自己的背后灵却发现他长着一张已故的朋友的脸。


是的叶修发现自己身后这鬼长着苏沐秋的脸。


有着苏沐秋出事时穿的衣服。


总的来说,这他妈肯定就是苏沐秋了。


其实这还不是最操蛋的,


最操蛋的事是苏沐秋到现在还不知道叶修能看见他了。


依旧在叶修洗澡的时候幽幽的飘进去就这么看着叶修洗。


睡觉的时候幽幽的飘在他上空看着他睡觉,脸上闪烁着一种名叫变态的情绪。


饶是叶修心在宽,再不要脸,也还是燥的慌。


关键是他还碰不到苏沐秋!


打不到他!


这样被视奸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清明节。


那天早上叶修起床时意外地发现苏沐秋不再头顶上飘着了。


那只鬼在窗口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背影意外的孤单寂寞。


听到叶修起床的动静,苏沐秋幽幽的飘了过去,眼睛里闪烁着不明的情绪。


然后他轻轻的抱住了叶修,在他的耳边说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句话,“叶修,你很棒,谢谢你让我们的荣耀发光”然后苏沐秋低低的笑了声“啊都9年了结果还是这么煽情。嗯不过只剩一年,在不杀人或者当别人的弑神我就得灰飞———”


什么东西啪地贴上了他的额头,一张符咒在苏沐秋的头上耀武威阳的飘着,然后,苏沐秋感受到了一个拥抱以及一个一如当年充满了信心的笑
“捉住你了”


苏沐秋一愣,随即回以相同的笑,和一句问候


“啧行啊你,背着我学过捉鬼?”


“那是也不看看哥是谁”


“哎呦多年不见脸皮见长啊?”


即使相隔了9年,却不曾陌生。


苏沐秋却还没来的及感慨,因为他问了一个问题“叶修你是什么时候看见我的?”


然后他看见了叶修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从我四连冠开始就可以了。所以,苏沐秋我们来算算你视·奸·我的账?”


“呵呵呵呵呵啊有吗呵呵呵我一直很有鬼德的呵呵呵怎么可能视奸叶修你呢。”苏沐秋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别扯淡,你一说谎就摸鼻子驴谁。”


“啊。那我做一辈子你的弑神怎么样?”


“太短。你看我那么久哥还要收精神保护费。”


“唔…那就这样吧”苏沐秋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没等叶修反应过来,利索的咬开了自己的舌头,然后亲了上去。“你大ye——?!”叶修难得的粗口被迫堵在了嘴里。
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叶修的心跳。


“噗通”


“噗通”


猛然,另一道与叶修跳动的心的频率相同的声音,响了起来,并迅速地融在了一起。


以血做媒,


降临汝神。


叶修一惊,强行推开了苏沐秋,“你干了什么?”


“嘘,你听,现在我是你的神了呀”


我是你的守护神了,所以再不会有什么把我们分开了。


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


和煦的风吹动了窗帘,


屋内的两人又一次抱在了一起,


生死都不曾把他们隔开,


而往后就更不会了。


“哦对了,苏沐秋你怎么和你妹解释。”


“……你能别在这么感人的时候提这事吗。”


“不。”


“哦。不过叶修你那么善良帅气机智聪明肯定会帮我的对吧。”


“形容词到都是事实,可是我就是不帮你。”


至于最后苏沐秋被苏沐橙关在房间里炮轰了两个小时,这事我们就不提了。

评论

热度(70)

  1. 天下永安香草慕斯——怎么办嘛不想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