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城拟][京你]给你的一封信

昭珞。:

睡前写个短打练手,应该是OOC了,想吃糖就有点甜的发腻。


全当做我对你的欢喜好了。


以下正文。


致:你


见信如晤。


这次有听你的话,按照格式写抬头了。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一封给你看的东西还要遵守这些规矩,分明想起你的时候扯过一张稿纸,写上两句想说给你听的话,慢慢积攒成篇就寄予你了。还要这么整理起来…你知道我是个嫌怪麻烦的人。


但是既然你喜欢,麻烦些也无所谓吧。


我最近的梦境都不是很好,就不讲给你听了,我怕一语成谶。你也别瞎猜,放宽心。那天休假的时候我去了一趟白云观,找了个解梦的先生,他说梦和现实虽然相互映照,但往往都是反的,就像三言二拍里那个放牛的寄儿一样。咳,你别笑话我蒙了心去找江湖术士,扯上有关你的事我总要小心的一点不是?


最近初入夏,也不算热,没什么霾,就是天闷惹得人烦躁。


工作上最近是有点忙,那帮家伙跟闹着玩的一样,就为了一点小事天天翻来覆去的折腾。连每天向你道晚安的时间都越拖越晚了,告诫你不必等我回来说完晚安再去睡觉你又不听,发愁。素日里忙得我连水爆肚都许久去没吃了,有点泛馋虫,再过两天闲下来肯定要去的,你听我的话早些休息,我下次也带你去好不好?什刹海边上一家,前门也有一家,我就不往细里说,我不带你去你准寻不到地方,乖乖听话。


前些日子我在海淀遇到了一个摆摊画糖画的老人家,这年头还能遇到手艺人也是难得。我在他那儿玩转盘,转了七八次也没转到大龙,都是些小金鱼兔子之类的。也不知道我为啥突然就犟起来,铁了心要那条大龙。结果?好不容易央了人家半天又添了点钱人家才答应给我画个龙出来,和过去庙会上一样的,掰下来一小块尝尝——甜的发腻,我一个大男人举着逛了半天才送给路过的小孩子,是挺尴尬。要是你在身边,是肯定会笑话我幼稚的。


我最近养了个新习惯,有空闲的晚上给自己煮碗面,不是泡面,清汤面,不跟你赌气。快起锅的时候摘两把小青菜扔进去烫一把,再点二滴香油,热气腾腾的一碗,捧着靠在沙发上看一场90年代的老电影,边看边吃,吃完睡觉,真挺缓神的。就是一旦成了习惯,下意识的想多放一小把面给你尝尝,可你不在,我只能一个人吃面,觉得这气氛白瞎了得可惜。


你看看你这个人,分明不在我身边,还要给我弄些麻烦的琐碎心绪,都怪你。


我知道你会说夜食养膘,可晚上不吃点东西太难熬。


放心,你男人腰上还是能看到腹肌的。


对了,我养的八哥又死了,你应该开心些,再不会有鸟往你新鞋子上弄不干净的东西。死因?它性子太烈,那天又寻事儿跟白猫打架,我在里屋一时没看住,再出来只剩几根黑毛在地上了。这次新换了只鹩哥,还叫Judy,性子温吞还机灵,我每天拿着你照片教它唤你的名字,等下次见你的时候就知道讨你欢心了,绝不会像上一只去啄你的头发。


你要是来的晚点,估摸着还能学会夸你好看。


也别太晚,不然你就该只能听到百灵唱歌了。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


你的京


*还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嫌矫情本不想告诉你,不说我心里又欠了点儿意思。


我十足十的想你。


 

评论

热度(23)

  1. 天下永安昭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