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百日权逊day94】【四时歌】·冬韵

清绻:

啦啦啦啦报社系列完结篇!


其实这篇有个隐形的车,能不能发现全看脑洞和污力!


嘛,梅花饼什么的,是偶然遇见的美食,后来我也没能吃到第二次了好怀念_(:з」∠)_




【银妆早梳,素问东风】






        梅花入口微酸,带涩,常以蜜渍之法中和滋味,得其悠远冷香之韵,助雅致,清神思。


        蜜渍梅花可入粥、可荐酒,以之入酥饼风味独秀,甜美适口,清雅得宜。然其制作工序极其繁杂,故为旧时宫闱之糕品。




        面粉蒸熟后,以蜜渍梅花合之搅拌,成馅料备用。猪油与面粉揉和均匀,分成小份,即为酥皮。多余的酥皮入少量清水,合之均分,为油皮。


        酥皮、油皮各取一份,将酥皮置于油皮上,细细包裹成团,擀皮,卷起,分为面团,再将梅花馅料裹于面皮中,团成饼状。另取一瓷碗,将鸡蛋打成蛋液,淋于饼上,方可生火烘烤。


        出炉后甜香四溢,清淡梅香隐含其间,趁热食之风味更佳。




        陆逊体质偏阴,故而畏寒,吴地虽是江南烟雨的温柔乡,入了冬也免不得一场绵绵飞雪。


        江南的雪总是轻轻盈盈温温柔柔的,银妆素裹的水乡美好得不似人间之地。




        冬日里的陆逊总把自己裹得像个团子,白玉般的脸颊缩在领口柔软蓬松的毛领里,捧着水雾氤氲的杯子临窗而坐。


        活生生一幅赏雪饮茶的美人图。


        


        孙权抱着食盒进来的时候,梅花的香气扑了满面,陆逊团在雪白的狐裘里,捧着竹简低垂了秀雅的眉眼,手边立着个精致的茶壶,蒸腾着一缕缕冷香沁脾的水汽。


        许是室内的火炭太温暖,又许是梅花的香气太醉人,孙权觉得因批了一日奏折而晕晕沉沉的脑海忽然间清醒了起来,抽了陆逊手中的竹简在他对面落坐。


       “伯言房中并无梅花,何处来的这么浓烈的香气?”


        看到一半被打断的陆逊不满地微皱了眉,开口却是低柔的语调,“梅花煮雪,想泡杯茶罢了,至尊可愿一同试试?”        


        孙权一拍手,“果然心有灵犀!”


        说着打开了食盒,金黄精巧的酥饼上缀着艳红的寒梅,馥郁的甜香盈满鼻间,令人食指大动。


        “这是……?”


         孙权眯起眼眸笑出个酒窝,“伯言一尝便知。”


        


        然后陆逊就在孙权迷一样的眼神里,带着迷一样的忐忑尝了一口。


        ……诶?竟然……意外的好吃?


        酥饼虽甜美,但总觉得有些过了,多食便觉腻得慌。蜜渍梅花的冷香酸甘却正好调和了那几分过头的甜,尚有余温的馨香馥郁在口中绽放开来,像是破开白芒的一树红梅。


        陆逊吃完了还没忍住舔了舔指间的残渣,令对面的孙权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陆逊把食盒朝自己挪了挪,笑道,“怎么会想到用梅花的?”


        孙权特嘚瑟地挑了挑眉,“因为我想到了伯言你。”


        可不是吗。陆逊生得一幅清秀如玉的面容,骨子里却蕴着凌霜傲雪的坚韧,人人赞他温和谦逊,实则却是个高傲得近乎固执的。


        如何不让人想起寒冬里裹着银妆,独秀于世的梅花?




        听起来像是赞美。




        然而对这人知根知底的陆逊瞬间便明白了其中关卡,他淡淡地看了满脸写着“求表扬”三个大字的孙权一眼,说,呵呵。


        所以至尊你就把梅花入了酥饼里吃进肚了?


        


        孙权摸了摸鼻子,内心叹气,哎,调戏又失败了。


        主公难过,主公委屈,主公心里苦啊!




        正当他决定挽回局面扳回一成的时候,炉中雪水的火候到了。


        陆逊行云流水地替他斟了杯梅花水泡的竹叶青,隔着袅袅娜娜地水汽,忽然轻轻唤了声,“仲谋。”


       “嗯?”        


        陆逊抿着唇憋了半天,耳根都泛红了,也没能把那四个字说出口。然而这句话分明已经在他心里徘徊了许久了。       


        吾心悦君。




        待他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被孙权抱进怀里,那人的体温隔着柔软的狐裘丝丝缕缕的传来,暖和,安心。


        孙权蹭着他乌亮的发丝,在指间绕了一圈又一圈,陆逊的头发又细又软,落下来像是一片墨色的云,让人忍不住想揉乱。


       “我知道。”


        陆逊闻言在他怀里动了动,却被抱得更紧了,只得作罢。“……至尊你什么时候会的读心术?”


        孙权垂眸,满目星辉落进怀中人眼底。


       “我只读你。”




        后来孙权迁都建邺,陆逊留守武昌,这等腻歪的日子便少之又少了。


        又是江山漫雪裹银妆时。


        陆逊裹着孙权赠他的白鼯裘,捧着卷竹简坐在窗边,这次没有梅花煮雪来泡茶喝了。


        暮色四合,门外传来侍从的禀报:


        “陆大人,至尊的信件到了。”


        他转过头来,只见侍从捧着的竹简上,系着一枝盛放的红梅。




        哦,他想起来了。原是那夜他随口一提,说要年年与至尊共赏寒梅。


        本是无心之言,那人却这般认真地记下了。




        陆逊笑着接过竹简,唤来下人取了一罐蜜渍梅花,说是给那人的回礼。


        


        因为他说了那句话后,他的吃货主公特别认真地跟他说:赏梅是风雅,食梅才是享受。




        反正他臆想的梅是吃不到了,字面意义上的梅也是可以凑合凑合的。


        





评论

热度(48)

  1. 天下永安清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