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甜甜的

云遥:

一辆为了发糖而开的车,时速大概属于要被吊销驾照的那种,真的好想看瑶妹没有顾虑地和蓝大说喜欢他啊,原著太苦了……最后随意心疼一下蓝叔父


标题是真的,我今天控制自己没在车后藏刀,快夸我!!!




金光瑶定定单手托着下巴发着愣。


事实上他维持这个姿势已经很久,又不曾仔细调整,手臂已经有些酸麻,但他现在并不想挪一挪。


他面前的软塌上躺着个人,一身白衣,和衣睡得安稳,面容俊朗至极,额上系了湛色的抹额,随着他有时轻微的动作在枕头上微微滑动。


那人身侧放了一把白玉雕的玉箫,正是姑苏蓝氏的大公子蓝曦臣。


金光瑶就是看着他在发呆。


这个情境其实怪异得很,他盯着他的二哥发愣。


“唉.....”他长长叹了口气,“谁能料到姑苏蓝氏禁酒禁得那么严,原是因......”


原是因那姑苏双壁,一个赛一个一杯倒。


蓝忘机的酒量他有所耳闻,一杯下去先睡再醉,和常人不同得很,万万没想到的是他那义兄比蓝忘机还一言难尽,一杯下去直接就倒,倒了就再不起来。


只是这都不是金光瑶盯着他发了几个时辰呆的理由。


他那二哥待他极好,从来不因他娼妓之子的身份将他看低,甚至还更加疼爱他些,许多人总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有时他还不觉什么,倒是蓝曦臣会直接抛一个禁言术过去。


一来二去的,那些声音就少了很多。


这样的与众不同怎会不令他动容?


他初初其实只是很感激,然而不知从何时开始,金光瑶发现自己早就不只是感激了。


他竟开始心悦于他。


然而蓝曦臣于他而言,就如这高天明月,能照彻寒夜,却始终遥不可及,金光瑶总还是介怀自己身份的,因而那些心悦和喜欢便都叫他藏在心底,一个字也不曾表露。


蓝曦臣已经睡了太久了,外边都已亮起了灯,晚饭的时辰早过了去,但他嘱咐了下人们不要来打扰,便也无人进来过。


金光瑶这么想着时,蓝曦臣却是动了动身子,翻了个身来正正对着他。


他一声“二哥”差点就冲了出口,却很快叫他咽了回去。


蓝曦臣并没有醒。


金光瑶顿了顿,旋即好笑地摇了摇头:“我慌什么,左右不曾做错,二哥怎会为了一杯罚酒便指责于我?”


其实他心如明镜,他心虚的根本不是那杯酒的事,而是他这样直直看着他,着实令人生疑。


但蓝曦臣确然是没有醒的。


金光瑶的心底突然升起一个大胆的念头。


若是趁他醉酒睡着了,稍稍亲近一些,大约......也是不会被发觉的吧?


他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连连灌了几杯茶,企图把这个念头也一同塞回去。


可它却像跗骨阴毒一般绕着他的脑子不肯走。


这实在是不应该的,不说他们身份如何,便是蓝曦臣平日里对他那样好那样信任,他就不该这样辜负。


可是多年来尝遍蚀骨相思,便是早知如此犹如饮鸩止渴,他也控制不住自己去臆想。


若只是......稍稍一点......


金光瑶神思发散地恍惚着,却是不受控制地慢慢走到了软塌边,缓缓俯下了身。


他已经照着自己所思所想的去了,却又在最后一刻突然胆怯起来。


他甚至觉得蓝曦臣根本没醉,下一刻就会坐起身来指责他。


金光瑶和他挨得极近,连他眼睑上的睫毛都能一根根数清,鼻尖能嗅到蓝曦臣温热的呼吸,他说服自己放弃,却又觉得这样也很好,蓝曦臣不是他的,却也不是任何人的。


他觉得心酸,却又相当满足。


他实在太过容易满足。


金光瑶在心底挣扎了很久,终于提不起勇气,慢慢就要起身时,却被吓得身子一顿。


蓝曦臣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一双深色的眼眸直直望着他。


他觉得自己在那个瞬间连动弹一下都太过困难,平日里极其好用的脑子转了又转,却想不出半句话来辩驳他现在的姿势,最后只好颤抖着嗓音挤了一句“二哥”出来。


蓝曦臣没有应答他,却也没有移开视线。


他心底有些奇怪,又试探着喊了蓝曦臣几声,却被对方一把捞进了怀里去。


金光瑶被这一捞弄得一个踉跄,身子不稳地跪到了床侧,蓝曦臣把他的脑袋严严实实埋在胸口,他下意识就伸了手去搂他的脖子。


这个姿势辛苦得很,但金光瑶却不挣不动,只由着他这么抱着。


他知道他这二哥大概是醉得狠了随意捞了个东西搂着,甚至更可能是将他当做了旁人,但是于他而言,能有这么一回已是心满意足的了。


哪知蓝曦臣却又将他推得半直起了身子,又继续盯着他看。


那双眼中没有丝毫的混沌,依然十分清明,但金光瑶也只叹一句姑苏蓝氏的人果真深不可测,连醉都醉得这样平稳,除了行事有些不拘小节之外,愣是叫人挑不出错处。


蓝曦臣这么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喊了他一声:“阿瑶。”


“嗯?”金光瑶下意识应了声,定眸回望过去。


蓝曦臣顿了顿,又唤道:“阿瑶。”


“......”


这事竟如此的巧么,那被蓝曦臣想着的人名字里竟也有个瑶字?


金光瑶想到这里却是微微妒忌起来。


为何竟不是我呢?


他这么想着,心底一个冲动,竟直直上前,手里扯着蓝曦臣的领口照着他唇就吻了下去。


大抵是醉得真的狠了,蓝曦臣感受到他动作,却是收紧了双臂抱着他回应起来。




生命的大和谐


 


次日早会,金家家主缺席了,而蓝家家主额间的抹额不知所踪。


蓝启仁知晓后,先是不悦,细细思索一番,遂大发雷霆。

评论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