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男神x你】【古风paro】苏幕遮⑧

南方有锦_夜雨声声烦:

介绍
·这里锦·不要脸·痴汉男神·老污婆·老司机·飙车多年·绣
·欢迎勾搭


设定
·每个小故事都是由歌曲《苏幕遮》里的一两句歌词凑出来的
·“你”是大家闺秀
·男神们身份不定
·be he不定


不想重说三的注意事项
·可能ooc
·文笔还在锻炼
·重度爱少天和杰希爱的深沉癌


下篇预告
·非男神x你,而是男神x男神
·传说中的皇都第一画师与书法家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其实就④里面不断客串的两人」
·真版妻管严


【张·依旧时间强迫症·撩妹高手四号·大学士·新杰】


你应当算是皇亲国戚的吧。毕竟是太后的侄女、当今皇上叶修的表妹。所以说,像你这种处于皇亲国戚中尴尬地位的外戚,你自认自己很知分寸,从不用这层关系帮你取得什么东西。可惜,如今你只想感叹为何上苍不再给你好点的家世。


这样的话,也许就可以用身份把那个人拐到手了啊!


张新杰是大学士。就是那个和当朝丞相一起辅佐皇上的那位。


好歹也是被封了翁主的人,你是被允许进皇宫里的藏书殿的。第一次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碰见了那个人。他一袭淡蓝色衣衫玉立于窗前,右手随意搭在窗棂上,左手捧着卷书,细细地阅读着。


你恰好推开门,门框叩响的声音引起他的注意,抬起眼朝你望来。眼角微挑,书卷挡了他的唇角。阳光经过窗纸的过滤撒了一地细碎,也洒在他身后,你瞧他逆着光,一时不免晃了眼。


“见过翁主。”


他颔首,算是行了礼,然后眼神就又回到他的书上。


严肃。


这是你对他的第一印象,因为他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看着书时也是满眼专注,似乎眼中只容下那本书。


你不再多想,转身去找自己要的书去了,哪知道缘分这东西就这么结下了。


你是极其喜欢藏书殿的。里面囊括了大江南北的所有书,故而你也经常往那里跑。估计大学士这人也是个爱书的,你去的十次里有六七次是可以遇见他的。


然而,就算碰见再多次,你们之间除了点头问候就没有别的了。老实说,你很不甘。在你的意识里,人与人之间只要见的多了,就该多说些什么嘛。可是你们之间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啊?


你尝试着提起话题,一开始他还会附和几句,久了就皱着眉头委婉地提醒你该闭嘴了。


你很挫败,也很烦躁。


尤其是有意无意来试图在大街上同你偶遇的公子哥儿越来越多后。


虽然你不是很明白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联系,但感觉上来说就觉得是同一件事来着。


你的娘亲见你好几日都有些心不在焉,做女红的时候也蠢到把自己的手指扎破了好几回,担忧地问了你。


你扭扭捏捏了好久,终于捱不住她多遍的询问,将这件事和盘托出。


你母亲沉思了一会儿,摸了摸你的头,不发一言就离开了。


呃?


什么意思?


虽然不明白什么情况,但是你依然坚持不懈地想要和张新杰多说上几句话。


**


张新杰已经在他的文渊阁外抓到你偷窥他好几次了。


对着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你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最终可怜巴巴地望着他,道。


“翁主我思虑几日,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欠缺些文采。又闻大学士博学多闻,若是得了空闲,可否教我一些?”


他叹了口气。


“翁主,你已在文渊阁外偷偷摸摸了十回,被本官逮了八次;在街上跟了四次;于藏书阁中假装偶遇假装了七次。”


你看着他,瞠目结舌。倒不是因为他太过聪明,居然一次次察觉并且数了下来,而是因为自己好歹也是女子家,被人戳破了心事,还是喜欢的人,多少是讶异。


且委屈的。


“倒是我耽搁了大学士自个儿看书的时辰,还劳你数了那么多次,真是对不住。”你垂下头去,后退几步,就要离去。


袖子被人拽住,你疑惑回过头,却看见他十分自然地松开袖角,再握住你的手,拉着你往前走,还侧头吩咐旁边已经看傻了的女官把门关上。


“去哪儿?”你干巴巴地问着,覆着手的温度让你禁不住地脸红。


“既然翁主看了本官这么久,本官也得表示一下,便上门提亲好了。这多半要花上几个时辰的时间,今儿不用回文渊阁,自然是要关门的。”


你还没反应过来,呐呐地重复他说过的话:“提亲?”


可不是?不然他耗尽心机算出你上藏书阁的频率然后在里面伪装了和你第一次的相遇让你对他一见钟情是为了什么?


**


翁主,真是凑巧。本官对你是一见钟情,你对本官也是,我们平手。


张新杰没有和你说。


你前年桃花宴时靠在树上看书的慵懒模样被他瞧了个正着。


虽是夜里,但周围都是明亮的灯笼,又逢皎洁月光,绽放的桃花簇拥着你,早已一并入了他的心。

评论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