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聊赠一枝春#双京##省拟#

一莲托霜:

 拿以前写的段子充数xx




 宁拆开信纸,铺展开来信面,墨迹浸透素笺,苍劲有力的字画,撇捺间风流尽显。



  "京城花开,望君同赏。"



  他仿佛能隔着这张纸看见书写之人的意气风发。



  窗外的风轻轻越了进来,气候无常,才暖和不久便倒了寒,拂在人面是冷冽冽的薄刀,不需多时便能褪人五感之二三。



  宁微微闭上眼,复而睁开眸子笑道:“君为远方客,何必居墙角?"



  只听得窸窣碎响,已有人一跃窗而进,风动刮起来人衣角蹁跹落地已是笑声入耳:"久隔不见,耳力不减呐。"



  来人正是京。


   锦衣华裘,形相清瞿, 他看起来像是风雨兼程,拂袖间晨露滚动而落,憔悴之色溢于言表。



  宁笑了笑,"承得夸赞, 不知今日所来何事?"



  京的眸微微闪了闪,道:"你收到我的信了吗?"



  宁不动声色:"不曾,"顿了顿,又道,"你比书信来得早。"



  京像是缓了口气,脸上半是戏谑半是调笑的问道:"我这次来,是给你带了个东西。你来猜猜是什么。"



  宁有些好笑:"这我怎么知道,难不成有个什么官谕须得你快马加鞭赶过来?"



  京笑笑,神色里缱绻如青山连绵雨后薄雾,:"不是,又是。这的确是很重要的事。"



  他轻轻解开裘衣,一枝梅花静静立在那,艳花素蕊,轻柔的朝向他盛开来。



  故作小红桃杏色,尚余孤瘦雪霜姿。



  我看顺天府的梅开了,便给你送了过来,正好来瞧瞧北方的梅与南方有什么不同。"京的眉眼飞扬,语气里满是得意,"先前往你这应天府转了转,可没我那开得早。"



  宁将梅花接过,暗香盈怀。 花枝垂首, 也许是经日多天,几叶花瓣已是将掉未掉。


  他想起隔花初见,楚楚风流年少时。



  "若是无事,不妨来我这住上几宿?我估计这几日花也该开了。"宁的嘴角微微绽开笑意,抬眼看向京。仿佛烟敛澄波渺后的清爽长空,一派坦荡,"你比春天来得早。"



评论

热度(13)

  1. 天下永安江月何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