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千纪·风华录】千忆卷之莲忆--陌上花归(片段试阅)

Linn_临宁:

Title:陌上花归
Main Character:王濠镜
Author:临宁
Attention:心理活动多,文笔矫情,画风清奇
BGM:请随意


偏只有濠镜向来是懂事的。
这话往往是同珠江口对边的那位比较着说出来的。于是澳门也就无须推推眼镜,笑着说您过誉了--毕竟同为特区,比较无法避免,只能听之任之。
然而他澳门也有自己的委屈:怎么就只有在这时候才想着我?香港要是不闹,您的话是万不会说到我这儿来,我便默默无声地在珠江口另一头玩儿我的骰子了?这问题像是他屋子里生的蛀虫,在他耳边发出沙沙的齿臼摩擦,扰得他心烦意乱夜不能寐。
而澳门自有一套法子。
他屋中常年摆着两缸白莲,碧青的叶儿嫩绿的莲蓬,着眼望上便清静。澳门孩子似的给它们起名,一是潇湘,一是蘅芜。美人不出于红楼,而来自地宫中那些沉睡千年的古莲子,想来别有一番滋味。
澳门定时给这二位美人换水,心情好时还唱曲儿。而烦乱时他便洗了身上沾染的人工香气,换一袭黑色粗布长衫,铺开宣纸去临《爱莲说》。这般临上一遍两遍,他便整个儿浸在身畔二美的红袖香中,眼角眉梢皆是清丽气味,三遍四遍再过后,连那双素来精明狡黠的琥珀色眸子都柔缓下来,蛀虫早在这遗世香里昏昏睡去,他也就静了。
洗净墨笔,他爱与那二美说说话,满目的温和雅致。二美固然只听不说的,澳门却乐此不倦。他讲时事,论今朝,谈身旁他从不多提的香港,也说远处他那忙碌非常的京哥儿。三讲两讲讲到乏,便在那二美之侧的小竹榻上倚着睡去,一夜再无梦。
他从不在这样时候提王耀,但那二美却是真真切切听到过的,这孩子隐忍在好眠里的呓语——
“大哥……那些白莲……都开了。”
可您怎么就,怎么就偏不侧眼看那水中花?


---------------------------------------------------------------


去年小澳生贺的时候我正倒腾着社团活动于是忘了发了……心疼我小澳。
于是就这么放出来了。
感言再补,今天考英语……忧伤。

评论

热度(14)

  1. 天下永安Linn_临宁 转载了此文字
  2. 天下永安Linn_临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