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白日青灯行[短/FIN]

楠楠野:

CP:大天狗X青行灯


没错,我又来安利冷CP了。


这次是我最喜欢的SSR组合……


一直很喜欢狗子和灯姐,奈何我抽不到,别说了,落泪。


感谢我亲爱的锤锤提供的脚本,这才有这篇文的产出~么么哒!




***




已是黎明初晓时刻,远方泛着熹微白光的苍穹边缘一望无涯,将这静谧如斯的森林完全包裹在内,分不清光明黑暗,混沌一片。


 


方才远处传来的一声巨响惹得她休息得并不安生,青行灯乘在那一柄灯杆上悬浮在半空中,精致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但稍稍显得向下的嘴角透露出了主人目前的不悦心情。


 


她所居住的木屋坐落在这深山老林东南方,屋外环绕着成片树林,别说人,这妖也没几个来拜访她的。


 


这突如其来犹如闷雷般的响动着实扰了她清梦,若不是这么多年来终于有人同她来说些怪谈了不成?


 


乘着灯杆,她打开那木屋子的门打算去外头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随着一声仿佛是重物倒地的声音,青行灯暂缓了行动,树林远处有嘶鸣声,一阵接一阵,痛苦而凄然的动物振翅腾空,飞向远方。


 


她却不知道,这是她平静生活被打断的开端。


 


青行灯闻到了那血腥味,扑面而来的让她都不禁皱起了眉头,从青绿色的和服宽袖中探出自己的手掩住口鼻,另一手施展法力在那青莲灯笼上使得它向那处前进。


 


已是黎明时刻的森林里透露着一种诡异的气息,暗绿色的树叶交错纵横,耳边充斥着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更是平添了一份恐怖,但是她并不是一般的女子,更何况她还是一只妖怪,对这些自然是没有多大感觉的。


 


青行灯在这森林中乘着自己的灯柄前行,突然,良好的听力令她感觉到了附近的细微声音。


 


蹙着眉头顺着那地方看去,随后她忽的从那灯上跳下来,轻缓落地,一挥袖,那灯就如同自己有意识一般飞向了她目光所及的方向。


 


不一会儿青灯所到之处恍如白昼,她抬步顺着灯走去,步伐不乱,待走到那灯停顿的地方时,她仿佛看到了那打扰了她的‘东西’。


 


那里有一个躺着的妖,说是妖,是因为他背上那对翅膀实在是扎眼。


 


虽然说现在其中一只几乎被折断,不断从伤口处冒出汩汩的鲜血,另一只则是无力垂在一旁,即使她已经慢慢走到了他身边,他也没有动弹,显然是已经陷入了昏迷。


 


她依旧皱着眉,清冷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她本就是这样一个不喜形于色的妖,但见眼前这妖的惨状,她仍是不可遏制地动了容。


 


罢了,若是将他放在这里,定会脏了这处树林,她这么想着,瞧了那灯一眼,这灯似乎是有灵性一般,在空中晃悠了一下,便忽的飞向地上躺着的那妖,稍稍倾斜便将他整个架在了灯上。


 


“这灯除了我还没有第二个东西乘过,这下你这妖怪欠我的人情可大了。”她抬眼看了看被灯抬起的妖怪,面上一片血污,几乎看不清脸,就连身上这袍子也是血红色的,真是伤得不轻。


 


叹了口气,忽的感觉这莫非是天意,自己是有多少年没听过怪谈了,这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的妖怪肚子里定是有不少自己喜欢听的,不如好好养着,无聊了便使唤他倒出肚子里的东西供自己玩玩,岂不是欢喜?


 


想到这儿,她终是舒展了眉头,连嘴角都上扬地顺着来时的路带着她的灯,还有她刚捡来的妖怪一同回那木屋子里去。


 


*


 


幽密僻静的树林里刚被夜色沐浴,显出一副暗气沉沉的样子,那些不开一朵花的光秃树丛都仿佛是被这黑暗笼罩而显得更加阴翳凄冷。


 


那角落无人问津的小木屋在这树林的包裹中显得突兀却又和谐,窗外没有日常晨起时传来的鸟叫声,亦或是飘忽而来的花香,这里皆是一派静谧,似是与世隔绝。


 


青行灯所生活的地方是见不到日出的,自然是不会有清晨。


 


他醒来的时候正迎上一抹光,宛如一把利刃刺破他的眼帘,霎时连睁眼对现在的他来说都显得费劲。


 


“你醒了。”


 


这清脆悦耳的声音忽的在这小小的木屋里响起,在悬梁上久久回旋,他心生疑虑地望向声音的发声处,只见一女子似乎是悬浮在半空中,还未来得及惊诧才看到那散发出青蓝光芒的青莲灯笼,刚刚那束光定是那东西发出的。


 


“既然醒了就开始吧。”


 


他对她一连串的话完全不解,他记得自己明明在和天台宗僧侣大战,怎的醒来便躺在这里,即使暂时没有行动能力,但是作为强大妖怪的直觉他还是有的,眼前这穿着青绿和服,这下摆随着青灯上下起伏摇晃的女人也是一只妖怪。


 


而且看这样子,实力也不容小觑。


 


“你是哑巴吗?”见他一直不出声,只是睁着眼看她,登时便恼了,她青行灯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妖怪,要不是昨晚随意帮他清洗了一下脸上的血污见这妖怪的皮囊还不错,她现在早就将他丢出门外了。


 


“要杀便杀。”他不好半天才挤出这么一句话,声音中带着沙哑。


 


“我有说要杀你吗?”青行灯越发不乐意了,总感觉这妖定是把脑子也砸坏了,自己真是太没眼力见,竟然连个傻子都可以捡回来,“给我讲几个故事吧。”


 


她将双手盘于胸前,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躺在床上的他何时受过这种待遇,自然是不愿意答应,一言不发,也不打算正眼看她。


 


“我告诉你,这里是我的地盘,倘若你不妥协的话,就你现在这断了翅膀的妖怪,我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你,而且你这条命还是我救的。”


 


“……”


 


难以置信,他这个正义的化身,全世界妖怪臣服的对象现在居然要被眼前这样一个女妖给威胁,真是折煞了他大天狗一族的威严。


 


“我手刃过无数恶鬼,何时被这样对待过。”他缓缓说道,苍白的脸上显出和语气明显不符的虚弱。


 


青行灯轻蔑一笑,“这里只有我,你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大天狗真是觉得眼前这女妖是他的克星,他从来没遇到过敢这么对自己说话的妖,这世界的新秩序是他带来的,全世界的妖都应该臣服于他,而她竟是如此小看他。


 


他挣扎地想起来展现一下自己的绝招不想牵一发而动全身,身体犹如散架般根本无法动弹,“你知道你现在是在对谁这么说话吗?我可是大天狗,是曾经与出身高贵的人类皇族武士并肩作战过的大天狗一族。”


 


言下之意就是还不赶快恭恭敬敬道歉。


 


然而青行灯不以为然,眯着青色的眼眸,“哦?是吗?原来是只大天狗,但你今日落在我青行灯手里就是不屈服也不行,不然我这灯可听不懂话。”


 


说着,这灯竟是煞有其事地晃荡了一下,迸射出的青光愣是照得他压根无法动弹。


 


现在真的是栽在这里了,从来没被人这么对待过的大天狗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


 


若是他能活动,定是要这女妖看看自己的厉害,但是现下自己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好,还是先满足她的要求,等自己身体好了再做决定。


 


*


 


他低垂着头,咬着下唇,强忍着背部的剧痛。


 


青行灯帮他一点一点解开原先绑在身上的绷带,手法说不上温柔但也算是肉眼可见的小心翼翼。


 


伸手接过自己青莲灯上载着的一个药膏,青葱玉指沾染些许抹上眼前这妖怪宽厚的背部,清凉的药膏再加上身后这个女妖柔滑的手在上面来回抚摸,大天狗都不知道究竟是痛还是舒服了,可是她的力道终归是重了些。


 


“喂,你不觉得你应该要轻点吗?”


 


“我本来没有义务做这些,你还是知足吧。”她说话从来就不会客气,恶狠狠地回应道。


 


大天狗默然。


 


但是他还是感觉得到后来几天换药的时候,某妖的力道在逐渐减弱,直到后来,他几乎已经察觉不出任何疼痛了。


 


说是他自己身体在慢慢变好他是信的,但是对方在慢慢改变自己他也是信的。


 


*


 


“……我本是与怪物搏斗之者,不仅强大而且必须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成为怪物。”这是这几日他同青行灯说的不知道第几个他自己的故事了。


 


这青行灯在他醒来的时候便要求他讲故事,一开始他自然是不从的,但是眼看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他也不得不从,随意扯了几段他的英勇往事,果然眼前这妖怪和那些他的手下一样对他那些事是崇拜不已。


 


倘使青行灯能看到大天狗心里所想估计早就一灯送他出门了,要说他为什么要这么以为她,那是因为多少年了,她终于又遇到了一个对她讲故事的人,本以为这随着年岁的过去,她对这故事的喜爱也已经逐渐减淡,哪想到这随便捡来的狗也有说不完的故事,如果除去他那时不时自夸的语气,说不定这故事会更好。


 


“但是我,我要让所有的人都臣服于我,我要给这个世界带来新的秩序。之后我就去了黑夜山寻找更为强大的力量……”


 


大天狗越说越激动,因着讲故事的缘故,这身体也是一天比一天好转,虽说是一天一天,这里并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因此他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和这个女妖说了很多话。


 


不过可以把自己的光荣事迹传达给各种妖怪他也是非常愉悦的。


 


“这里为什么会没有白天。”在一次讲完自己如何诛杀某些恶劣妖怪的故事之后,大天狗扯着自己身上被绑得拙劣的绷带问道,稍稍动了动后背,发觉翅膀似乎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估计再过一段时间他就又是原来那个叱咤风云的天狗了。


 


青行灯难得没有迅速用轻蔑的语气回答他,半晌没听她回话,他抬起头望向床边坐在那悬浮着的灯上的她,其实仔细一看,她还是颇有姿色的,大天狗也只是随意一想,自认为没有别的意思。


 


她青眸间微波流转,嘴唇微抿,随后才缓缓道:“我从以前起便很喜欢听怪谈,但是有一天对着自己说着一则怪谈后,却发现我已经不知道白天是什么样子的了。”


 


从那次以后,她便再也没看到过日出,并且也无法舍弃手边的那盏青灯,一个人终日在黑暗中游荡。


 


大天狗不知道见不到光明是什么感觉,对他来说他这样的妖怪本就应该是伸展着翅膀沐浴在阳光下的,这样才显得够威风,而眼前的这个女妖竟然根本无法看见这等光景,着实可惜。


 


“那要怎么样,你才可以看到白天?”


 


她冷哼一声,声音又复以前那般清冷疏远,“见不见得到白天与我何干?更何况,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你不过是一个讲故事的人而已,讲完那一百个,你就可以走了。”


 


她忽然不悦,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到‘走’这个字心里头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自己本就已经习惯了独自在这黑暗中踽踽独行,突兀地闯进另一个难免有些不习惯,但是这几天的相处,她对他的故事也是有些在意的。


 


他见她有些恼怒地拂袖转过身去,那青灯上的挂饰也随着她的动作叮当作响,敲得他心头也是有些触动。


 


“喂,你。”他竟是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抓她,她宽大的袖口被他手指捏住,这青行灯正是郁结之时自然没有察觉到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来不及反应,就被大天狗从那悬浮的灯上拽下来了。


 


待反应过来,她发现自己抬眼便是自己这小木屋的天花板,脑后还有什么东西在上下起伏,这频率都快和她的呼吸一致了。


 


“你这是要干什么?”她本来就是一个沉着冷静的妖怪,立马迫使自己平静下来,但是双边手都被这身下的人紧紧控住,她挣脱不开,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体力竟然已经恢复如斯。


 


之前还在灯上嚣张跋扈的女妖,如今背部紧贴着他的胸口,就连大天狗也有点摸不着情况,下意识地就紧紧地两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青行灯活到现在哪里有这么狼狈过,像她这么注重形象的妖怪竟然姿态不妥地躺在一只男妖怪身上。


 


“放开。”她冷冰冰地说,藕臂自那袖口中伸出,一片皓白,打算动用法术将自己的灯召过来好好教训一下这只该死的天狗。


 


“在我的掌控下你难道还可以脱身?”莫名地讨厌其他妖怪反抗自己的大天狗握住她打算施展妖术的手,自己的妖术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虽然身上伤势暂时还没好完全,可是控住她还是绰绰有余的。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她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但背部传来的属于他的体温又热得她几乎无法正常呼吸,青行灯刻意保持着淡漠,青蓝色的长发尽数洒在大天狗的颈窝,女妖身上特有的清香是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既然我是要让这个世界臣服于我的,那么,我不允许自己的臣民有一点委屈。”他平淡地说着,丝毫不觉得这样嚣张的语气有什么不妥,“我会让你看到日出的。”


 


“可笑,就凭你?臣服?”她青行灯生活这么久了,敢这么说话的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你等着好了。”


 


还不等她习惯性地扯起轻蔑的笑,便觉得眼前一黑,连自己那青莲灯发出的绿光都在自己视野中淡去。


 


“睡吧,待我归来。”


 


*


 


等她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眼前这青莲灯不断围着自己打转,见她醒了,连忙冲到她面前。


 


青行灯一把拂开它,手上衣衫整洁,床上也只有她一个人。


 


“那狗呢?”她抬眼问自己的灯,眼神阴暗。


 


那灯看到她这眼神,竟是有些发抖起来,急忙摇了摇身子表示不知道。


 


“行了,行了,别动了,再动这上面的东西都要被你弄掉了。”


 


真是好样的,那只狗,走了就一了百了。


 


连这故事都没有说完,就这么走掉的,不知道这样是违反了她青行灯定下的规矩么?


 


但是,为什么,即使他没有说完故事,她竟然还是对他生气不起来。


 


*


 


青行灯的日子好像又回到了以前,没有捡到大天狗的时候。


 


她依旧是一个人住在这小木屋子里,时常就坐在这悬浮的青灯上,摆弄着上面的吊饰,转眼看到屋里角落处几条废弃的绷带,她微微一愣,随即偏过头去,满脸不在意。


 


约莫过了一会儿,这才乘着灯拾起那几条绷带,望了几眼,眼神略带迷茫地将它们一把扔出了屋外。


 


她‘啧’了一口,念叨着:“真是烦人。”


 


*


 


直到有一天,她靠在窗边小憩,长长的头发铺陈在背后,在月光的照耀下犹如一片会发光的绸布,青蓝色的莲花灯便在一旁静静地陪伴她。


 


忽的,那灯剧烈地动了起来,不断地发出光芒。


 


青行灯也从梦中渐渐转醒,这才刚在梦里梦到那家伙给自己讲到了第一百个怪谈,这灯就将自己的美梦叨扰了,她嗔怒地望向这灯,却发现它根本不像以往一样因为她这种眼神而惧怕地瑟瑟发抖,反倒发着青光朝着屋外飞去。


 


不知道这灯为何违反自己的青行灯皱着眉追去,长长的绿裙摆拖在地上,就像湖面上荡漾出的阵阵涟漪。


 


“我说你到底要跑哪里去?”她不耐地说着,之前那狗走了,如今连这灯也要走吗?


 


一把拉开木屋子的门,大梦初醒的她神志尚不是很情绪,一踏出这门便结实地撞上了什么,她吃痛地捂着自己的额头,但是这熟悉的感觉,不久以前她也感受过。


 


青行灯有点难以置信,但是不表现在面上,内心却无法遏制地狂跳。


 


竟是指尖有些微微颤抖地抬起头,乘着月光,眼前站着的这位半边脸部轮廓似乎是被镀上了银边,微风渐起,清冷月光从他身后折射出柔和的光晕,映出了他修长挺拔的俊朗身形。


 


“你回来做什么?”


 


她说的是‘回来’而不是‘过来’,大天狗忽然因为这句话而心情大好。


 


“我还有怪谈要同你说。”


 


“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要说的。”青行灯撂下这么一句话,正打算挥袖离去却又被他一把抓住袖子,她发誓自己下一次绝对不会再穿宽袖子的衣服了。


 


“你说你最喜欢听怪谈,这次我回来特地打听了许多讲给你听。”他说得陈恳,这眼神里的诚意也几乎溺毙她。


 


“哟,”但是她还是扬起下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顺带奚落道,“难道不是因为我说你说满了一百个你就可以回去了吗?”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你不用说满一百个也没事,你已经可以回去了。”


 


大天狗知道她在因为自己的不告而别在生气,换作以往别人这么对他说,他估计早就怒发冲冠了,可是眼前的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点不燃他的怒火。


 


他敛眉,垂下眼睛,对上她青绿色的双眸,手还抓着她的,“我这次只会说到第九十九个,没有第一百个故事了。”


 


这样他也就不用离开她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打算说第一百个。


 


青行灯被他看得心虚,想开口却发现说不出一句拒绝他的话。


 


“像我这样一个只能在黑暗中生活的妖怪,有什么好的?”她自嘲一般地笑,“有我在,连你也是看不到白天的。”


 


“少看不起我了,青行灯。”他认真唤她名字,说着翻动掌心,一股浓厚的妖气凝聚,在青行灯还没反应过来的那一刹那,周围忽然光亮起来。


 


一片晨光铺洒在这片久暗无天日的森林,那枯败已久的植被都好像获得新生一般兴起,抽出新的枝芽,圣光氤氲在森林的每一处,暮云叆叇间暖光从中射出,苍穹边际终是在初熹时迎来彻底透亮,远处隐约似乎还传来了鸟叫声,这终于是真正意义上的清晨。


 


青行灯微张着嘴看着眼前的这些变化,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这是她多久没有见过的光景她已经记不得了,太久同那盏青灯陪伴,以至于她都忘了自己也是曾经沐浴过光亮的。


 


这种时候再扭捏,或者再看不到他的心意,她就真的太傻了。


 


她弯起了嘴角,很久没有这么发自内心的笑了。


 


“大天狗,在你同我说完那些故事之后,第一百个由我来说吧。”


 


虽然说让他说完第一百个就让他离开,但并没有规定如果由她来说的话就不可以啊。


 


*


 


“从前呢,有一个特别强大的大天狗,他厉害到可以让几乎所有妖怪都臣服于他,但是最后呢,他还是成为了我青行灯的人。”


 


这就是第一百个怪谈。


 


FIN.



评论

热度(348)

  1. Mr.Mr.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