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失眠症 -上-

异数难邀:

01


 


他从没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失眠。


 


一本正经地把情况报告给Knights的大家,换来的却是一片沉默。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表情最为惊讶的司小心地打量了一下他,斟酌着字句提出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凛月前辈,你是在…开玩笑吗?”


即使老爷爷再怎么需要在后辈面前保持好脸色,那一刻他还是伸手重重拍了拍末子的头,然后在司眼神的抗议中摆出一贯的云淡风轻的笑容,一字一顿地吐出回答:


“不是。”


当然还是没有什么人相信。因为他看上去和以往一样打不起精神。鸣上岚拍拍他的肩膀说着没什么实际作用的慰问语,濑名泉则直接转身前往工作场所。国王大人似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挥舞着手中的纸笔大声叫喊着什么。司露出无奈的表情随着前辈们走去,留着他一个人待在那里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哭笑不得。然而这也不能怪他们,就像没人相信满口谎言的放羊少年一样。


 


但是,失眠这件事是确确实实发生了的。


从三天前开始,即使已经到了应该睡觉的时间,即使自己的困意已经足以把自己推入睡眠,即使喝了处方药,即使用上了据说效果一流的眼罩和音乐,就连牛奶什么的也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尝试了,然而睡眠的大门不知为何在他面前紧闭了。


虽然说工作以来睡不好的时间不在少数,但是真正遇到失眠的情况还是非常消耗精力的。这几天在工作上力不从心的状态让他有些烦躁,但是无论喝了多少咖啡也不见好转,最后还是得从根源入手。


现在对他而言重要的是好好睡一觉。既然大众方法对他已经没有了功效,那只能从自身情况出发寻找办法了。虽然开始工作之后就没再睡过安稳觉了,各种各样的琐事堆在一起就算想睡也睡不好。相比之下学生时期就能被称作黄金睡眠时期了。本身就是以学业为重的时候,而且就算组合有工作也可以一股脑甩给其他人。虽然学校里没有舒适的睡床,但是,有一个能帮他寻找睡眠场所或者直接提供睡眠场所的人。


学生时期的午觉很大一部分是在那个人的膝上度过的。柔软而带着女性特有的柔和香味,再加上她自身血液的甜美,那是当之无愧的特等席。就算不是在她的膝枕上沉睡,仅仅是她守在自己身边,就足以让自己安安心心地陷入睡眠。


然而自从她毕业后成为Trickstar专属制作人之后,似乎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睡间?!”


巨大的吼声伴随着声音主人的怒气贯穿了耳朵,他捂住耳朵,虽然早已经知道濑名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但还是向着濑名的方向看去。


“怎么了?”


“你今天走神了多少次?!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生病了吗?”


“不是说了吗,我失眠了。”


“哈?!谁信你啊?!要是你真的失眠的话我——”


“什么?”


似乎是察觉到他不是在说谎,濑名泉暂时恢复了冷静,咳嗽了几声移开了视线。除了国王大人之外的其他成员也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露出了有些担心的神情。


“小凛月失眠了啊…姐姐这里有一些挺好用的方子要试试吗?”


“不用了,似乎这些方法对我没什么用处。”


“医院去了吗?”


“检查不出来症状。药喝了也没用。”


“诶…”鸣上皱起了眉头,“这可就头疼了啊。”


“是啊…前辈的失眠既然不能用一般方法来治好的话只能想点Special了吧。但是…要怎么办才好呢?”司也开始帮他思考,然而实际上这些对话都在他预知的范围以内,这些特异点综合在一起,最后到达的只会有一个答案。他有些得意地扬起了嘴角。


“啊,我想到了!”鸣上突然说。


没错,答案只会是——


“要不要问问门老师?他应该会有这方面的经验!”


“…哈?”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回答,他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看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好答案,毕竟一旁的濑名又青筋暴起凑上去训斥鸣上。


“鸣君?!你是认真的吗?这个选择肯定不对的吧?!你只是想见到那个门老师而已才对吧?!”


“泉…不要这样粗暴的把人家的心事说出来啦!”鸣上推开濑名,“那泉你的回答呢?”


他看向濑名,濑名露出了自信的神情。毕竟濑名算是Knights里还比较靠谱的,应该是能找到答案的。


“那肯定是游君啊!游君他一定会知道的!所以我们现在就去见游君吧!”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他终于意识到这群人的思考回路和自己大不相同,与其引导他们还不如坦白算了,“话说,能够提出意见的,能够帮助我摆脱失眠的,怎么想都是——”


原先一直在墙壁上写写画画的国王大人突然大叫了一声。


“杏?!”国王大人转过头来,满脸期待地看着他们,“杏要来了吗?!”


Knights的其他人沉默了半晌,然后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恍然大悟的声音。


 


02


 


预想之中的再次失眠。他看着镜子里自己淡淡的黑眼圈叹了口气。今天这种状况如果继续工作的话一定又会被濑名训斥的,但今天Knights集体休息了。因为和杏约好了。


那天在这群人终于找到他所期望的答案之后,鸣上翻了翻通讯录拨了电话。虽然他在前半完全忘了自己的目的开始和杏拉起了家常,但好在后半还是和杏讲清楚了自己的情况。为了商定对策他们约在车站旁边的一家蛋糕店,当然这个也是鸣上的推荐,听说是虽然位置偏僻但是非常适合杏。只是到达之后才发现这家店的位置不是有些偏僻。


“鸣君,你确定那家伙能找到这里?”


鸣上微笑着说:“杏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大概!”


毕竟杏从高中时代开始就是一个可靠的人。虽然鸣上话语中的大概让人很是担心,但是电话联络后杏本人也说“非常中意能得到姐姐好评的店”,因而大家还是先进入店内入座了。令人庆幸的是据多次声明只是替姐姐大人试吃而先把店长推荐全部点了一遍的司的评价而言鸣上推荐的这家店也的确不负众望。


“姐姐大人她一定会高兴的!”


“比起这个你还是不要再吃了比较好哦,小司司。”鸣上一脸担心地看着嘴角沾了奶油的司,然后又确认了一下时间,“杏是不是快来了?”


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5分钟。虽然以杏的风格来看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出现了,但是听说今天还有需要处理的事情所以迟到也是有可能的。然而杏快要现身却是事实,司放下了刀叉优雅地擦了擦嘴角,鸣上和濑名都微微坐直了身子,就连国王大人都放下了笔开始不安分地向门口望去。他打了个哈欠,振作精神准备迎接她的到来。


时钟指向12点,先前约定的时间到了。然而她并没有出现。


端正姿态度过了漫长的5分钟的Knights众人开始有些坐不住了。先不说他们这5分钟摆好姿势的准备实在挺辛苦的,杏和他们约定的时间应该是能确认到达的最晚时间,如果还没有到达的话只可能是路上出了什么事情。鸣上拨了电话,但不幸的是传来了已关机的提示音。


“姐、姐姐大人她不会是遇到什么accident了吧?!”司的眼神里写满了焦虑。


“那倒不至于,”濑名说,“应该只是手机没电了而已。真是的,难道连充电宝都没有带吗?!”


“今天和杏联系的时候能感觉到她似乎挺赶时间的…可能是走得太急忘掉了吧…”


“果然还是被宇宙人绑架了吧☆!”


“说到底还是因为找不到这个店吧。”濑名皱起眉头。


“的、的确…”鸣上露出自责的神情,“要是我们当时换到更容易找到的地方就好了…”


“那,分头去找姐姐大人怎么样?”


“是个好主意,”濑名点点头,“但是这里还是留个人比较好。”他看向脸上仍然带着困意的凛月。


“睡间,你——”


“我要去找她,阿濑和国王大人留下来吧。”他打断濑名的话。


“哈?”


看着濑名写满了整张脸的不相信,他笑了笑:“我可是能够听到杏的声音的,无论她在哪里。”


 


话是这么说了,但是看着街上的人群和店面,他还是有些不知所措。能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在高中的体育祭,那时候杏的活动范围还在他能够到达的地方,他也有理由相信他的直觉配合感官能带着他来到她面前,但现在他们已经许久未见了。无论是气味还是容貌都可能和从前大不相同。


当然,他希望她的血液还像高中时代那样甜美。


司大声叫着姐姐大人向着街道跑去,鸣上则向着相反的方向搜寻杏的踪迹。他迈出了一步,靠着直觉朝着杏可能会在的方向走去。听觉和嗅觉被调动起来,但是在混杂着无数陌生人的环境下被削弱。


“杏?”他尝试着喊了一声,前方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人,却找不到她的身影。手机也没有来电的迹象。再这样找下去也找不到她,还不如先想想看她可能会在哪里。


车站前的蛋糕店,偏僻,手机没电,没有再联系。他一边思考一边穿过人群。以杏的性格而言这么久还没和他们联系不是她的作风,更何况现在人人都有手机,仅仅借一个过来打电话联系一下他们也不是难事。


那么,是没有可以借电话的人吗。车站附近虽然算是人群密集处,这附近也有人迹罕至的小巷子。刚刚过来的时候似乎就经过了一条,那里似乎是先前没怎么发展好的商业街,店面都没有几家。虽然周围似乎应该还有同样人少的地方,但是他最先想到的就是那里。如果说自己有着能听到杏声音的能力的话,那么这就算是直觉的指引了吧。


他姑且顺着直觉走向了那个地方。仅仅是穿过一条巷子再拐了几个弯的距离,眼前呈现出的就完全是和车站前面不同的景象。萧条的门面和已经褪色的广告,门口枯萎了的花和沾了污渍的橱窗,还有千篇一律紧密着的卷扇门,即使是他也皱起了眉头,更不用说眼前站在街边一脸焦急的,有着茶色长发和水色眼眸的小姑娘。她没看到他,嘴唇一张一合地说着些什么。虽然他们距离很远,但是凛月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她在说:“大家…”


“杏。”


他叫了她的名字,于是她终于意识到了他的存在,转过头来露出又惊又喜的表情。


“凛月君!”


令人惊喜的是,许久未见,她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暖。他不经意间上扬了唇角,换上一贯慵懒的语气对她说:


“好久不见。”


 


03


 


“恩…”她低头深思,“情况我大概了解了…凛月君的失眠听起来的确挺严重的…啊司君我已经吃饱了不用了。”


“是啊,不知道小杏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呢…”


“这种情况的话我也基本上没有什么经验呢…之前合宿的时候真君倒是有点失眠…”她咬住甜品的小勺露出有些困扰的表情。


“合宿?!”


“游君?!”


有一个人的关注点明显不对吧。


“恩…不过后来真绪君让我和真君聊天来着,然后真君说着说着也睡着了。”


“这样啊!那我们也来合宿怎么样?”


“不…重点不在合宿上吧?”枕在杏肩上的凛月揉揉眼睛,“合宿的话我应该更睡不着。”


“诶?!好过分哦小凛月!人家觉得合宿是个挺好的选择啊!既能帮小凛月治疗一下失眠,大家还能交流一下感情!你说是不是啊泉?!”


“怎么可能。”濑名犀利的吐槽似乎对鸣上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是Knights的成员个人主义都很严重,不赞同合宿也是有情可原的。高中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合宿过几次。然而鸣上组织合宿的决心似乎越挫越勇。


“决定了嘛!大家一起合宿吧!人家有好久都没有和大家一起合宿过了…”


“哈?!死人妖在想什么啊?!谁想和你一起合宿啊?!而且我们最近专辑才完成吧?”


“对、对哦…”意识到工作还堆在前面等着他们,鸣上的热情消退了不少,“这样一来就不能去远一点的地方合宿了呢…”


“本来就是…等等?!不能去远一点的地方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想去近一点的地方合宿吗?!”


“本市的话也是可以找到适合合宿的地方嘛!再者不合宿的话仅仅大家一起找个地方过夜也不错嘛!”


“那鸣君你想去哪里?”


“这、这个嘛…总会有办法的!”似乎是想不到符合泉的标准的合宿地,鸣上的语气也变得迟疑起来。然而从众人的目光已经可以断定胜负了。


一旁的司拍拍鸣上的肩膀:“没事的啦鸣上前辈,以后一定还有chance的。”


“以后吗…”鸣上看起来非常地失落,但是如果真的要合宿的话可能失落的就得是他们了,所以还是早点终结这个话题比较好。不过到底是什么时候话题跑到合宿上面去了啊,今天的论题不是他的失眠吗。


被无视的感觉让他颇为不爽,于是他终于离开了杏的肩膀,端正地坐好,准备将话题带回原先的轨道。但是在那之前,身边的杏却传来的声音。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她举起一只手,“来我家过夜怎么样?”


“...诶?”


“真、真的吗?!”鸣上最先反应过来,紧紧握住杏的双手,“姐姐,姐姐真的好开心!”


“当然可以啦,不仅是姐姐,大家都可以来的。”


原先对鸣上的意见不予赞成的其他人,在沉默了几秒后突然转换了态度。


“那真是太好了姐姐大人!请务必让我朱樱司也join!”


“哇☆去杏的家里!Inspiration!”


“啊…听起来似乎也不错的样子。”他想了想也投了赞成票。至少去杏的家里还有杏陪着,大不了可以找个机会把其他人甩掉。


“等…喂?!”濑名挣扎了好久终于不得不想办法应变这个逆转,“喂?!我们这次谈话的目的是解决睡间的失眠问题吧?!为什么突然扯到了去杏家里过夜啊!”


“我觉得去杏的家里说不定能睡个好觉。”凛月说着向杏张开双臂将她抱入怀中,“感觉现在就能睡着…”


他不是在说谎,而是杏的温软和她血液的香气让他久违地安心,安心得令他不自觉地闷哼了一声。


“真拿你没办法。”杏有些无奈,但还是像以前一样伸出手摸摸他的头。虽然他不喜欢别人随意地触碰自己,只不过杏有他的特别通行证所以没关系,这是从高中开始就存在着的不成文的规定。


“但是,去杏家里过夜什么的,杏家里有那么多空间可以让我们留宿吗?!”


“啊,那个的话请前辈放心,”杏抬起头摆出微笑对着濑名泉,“是最近租的新居,而且Trickstar的大家也常常去过夜所以也有多余的床上用品的。”


“那还真是Marvelous…等等,Trickstar经常在姐姐大人家过夜?”


“是啊。”她点点头。那一刻他能感觉到空气里一下子充满了杀气,虽然他也稍微加重了点手臂的力道就是了。濑名的表情也一瞬间扭曲了起来,不过似乎关注点和他们还是稍微有点差距。


“Trickstar吗…”高中同学的组合被用一种轻微的咬牙切齿的语气吐出,而鸣上的脸上也适时地挂上了怎么看都不太妙的危险笑容,虽然那是自己儿时玩伴所在的组合,但是他也不否认这个组合成了自己的假想敌,然而这种敌对关系似乎从杏成为他们的专属制作人时就已经存在了。


似乎是注意到空气的异样,杏眨了眨眼睛,但他们的脸上很快挂上了公式化笑容,仿佛之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那么,今天晚上怎么样?刚好工作预定是在明天晚上。”


看来Knights全员要在杏家过夜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


 


04


 


虽说仅仅是租来的房子,但是杏还是把它装修出了适合她的温馨舒适的风格。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书架,摆放着布偶的柔软的床,还有墙上用不同颜色的笔标出日程的可爱日历,这里就是这个房间主人的归宿。


“小凛月,不要在杏的房间逗留太久啦…”虽然这么说着,但是鸣上还是踮着脚尖走了进来,“啊!这个日历!还有那个布偶!小杏果然是可爱的女孩子呢!”


“谢、谢谢姐姐…”杏有些害羞地低下头,“还有,茶点已经准备好了。”


 


谈话的当天大家就一致同意过夜的事情了。虽然一开始大家对Trickstar的杀意都还挺浓重,但是很快又在杏的家里把这些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然后不知道从谁开始了漫无目的的聊天,叽叽喳喳得很是烦人。白昼与夜晚的间隙是最适合他好好睡一觉的时候,然而事实上即使没有这一群吵闹的人他也难以入睡。反正现在也完全不是独占杏然后找个舒适的姿势睡过去的时机。


他打了个哈欠,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们的闲聊。基本上都是关于杏的问题。虽然感觉杏被一堆问题包围有些慌张,但是还是有好好回答他们。从这些回答他们也终于算是触及到了杏的这几年。


成为Trickstar的专属制作人,为了他们而努力奋斗。之前有因为工作过度而被Trickstar强行带到医院去看医生,现在已经收敛了许多。得到了批评也得到了赞赏,Trickstar的新专辑也发行在即。


作为Trickstar的制作人而努力奋斗的确是杏的风格。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是认可杏的努力的,这几年Trickstar的发展也是最好的佐证。


但是,明明高中时期还是梦之咲的制作人的杏,现在却变成了“Trickstar专属”的制作人。曾经表示过会平等地对待每一位偶像的杏在毕业后还是对Trickstar偏心了。就算这是高中时期基本上也能预料到的事实,这个选择的答案真正搬上杏的日程的时候,不只是Knights,其他组合也应该多多少少有些不满吧。


也因此,至少在刚刚毕业那段时间,大家在谈话中会有意无意地避开杏的话题。联系不再频繁,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事情吧。


他看向杏,她正在努力地向鸣上和濑名学习一些基础的营养知识,那种又好奇又兴奋的眼神把一开始有些拘谨的脸庞点亮了一些。鸣上笑着看着她的笔记,而濑名则是拿起茶几上的那本《食物营养学》拍了拍杏的头。她摸了摸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因为约定的时间太仓促,杏家里并没有过多的食材所以叫了外卖。然而如果缺了酒水的话似乎就会有种不完备的感觉,于是杏和鸣上去了附近的便利店,但是买回来的却真的是酒。


“鸣君你没搞错吗?!喝酒?!”


“反正大家都成年了嘛,是吧小司司?”


“是、是的!No problem!”司说着接过鸣上递过来的酒。虽然的确是已成年,但是司似乎有着良好的自律能力,一般是不会饮酒的,喝酒对他来说可能还是有点难度。而且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司的酒量似乎不是很好。濑名似乎也想起了这一点,上前准备拿下司的杯子。但是在那之前杏有些担心地发话了。


“司君,没事吗?”


“没没没问题的姐姐大人!司已经是大人了!”说着司猛地灌下一口,虽然表情一瞬间变得狰狞,但是很快又强撑着对杏露出微笑,然而杏应该看出了他的勉强,给他换了一杯水。


“我和司君都喝水就好。”


“姐、姐姐大人…!”司看起来快要哭了,刚想带着感激之心收下那杯水,背后却毫无征兆地遭到了袭击。


“哇哈哈哈哈☆你要喝酒吗末子!!诶?不是酒而是水?果然末子就是末子啊哈哈哈哈哈!”


“Leader!!!”司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了,“司已经是大人了请不要继续把我当小孩子看待!”


“诶?!哦!!要拼酒吗?!大家一起来拼酒怎么样!?”


“月、月永前辈…”


“诶?!杏也要来吗!”


场面似乎变得混乱起来,国王大人一进入这个状态基本上就没有人能够阻止了。剩下的两个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准备帮忙,但是濑名也是很容易被激怒的人,最后只剩下他和鸣上看着濑名和司与国王大人开始毫无意义的拼酒。鸣上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和他一起护住不知所措又慌里慌张的杏。


“小杏,抱歉啊…现在你过去的话会被误伤的。等到他们消停下来,我会帮你收拾残局的。”


鸣上用着复杂的眼神看着前方似乎是他们的同伴的人。凛月倒是还挺享受这个糟糕的发展的。倒不如说这样的发展才更适合Knights。而且这样一来,鸣上执意的夜间谈话也变得难以实行了。比起一群男人像女孩子一样围在房间里没话找话,还是这种混乱又搞笑的剧情比较合他口味。


 


拼酒大战最后以国王大人的胜出而终结,然而等到他们终于可以接近那块以混乱来形容还远远不够的未知区域的时候,那三个人都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作为幸存的男人,凛月和鸣上一起帮忙把他们安置在地板上杏临时铺好的被子上。虽然运到房间是更好的选择,但是这三个人酒后的睡相都不老实。被濑名泉踹了几脚之后鸣上终于决定把他们就这样扔在客厅。


接下来就是打扫卫生的问题。好在他们拼酒的时候外卖还没送到,当然之后外卖被他们三个一边看戏一边吃掉了。桌上的垃圾主要是酒瓶之类的东西,收拾起来还比较方便。很快被那几个酒鬼残害的餐厅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打扫结束之后鸣上重重倒在了沙发上,一边喘着气一边向杏道歉:“对不起啊小杏…没想到今晚会变成这样…我一定会好好说说他们的!”


“没事啦,”杏笑着撩起刚刚在擦桌子的时候垂下的头发,“能看到大家的另一面我也挺开心的。”


的确是看到了那三个人的另一面了。最先喝醉的是朱樱司,一边指责月永一边哭着说自己想吃很多零食一边往嘴里灌酒。然后是月永,到后期基本上话都不说直接开始唱起了自己的曲子,虽然歌词全是“小琉可love”罢了。最后喝醉的反而是濑名泉,然而他醉酒的表现却和平日没什么明显的区别,反正就是在吐槽Knights的其他人而已。然后惯例地表达一下对游君的憧憬。


只是到最后,濑名突然口齿不清地说起了杏,虽然听不清他完整的句子,但是有一个单词却是相对清晰地传达到了。


“冷漠”。


那个时候杏坐在他身边,脸对着濑名的方向,他并没有看到她的表情。


 


“那么,时间也不早了,姐姐和凛月是睡里面的房间还是…?”


“啊,我和小凛月就睡在这里就可以了,毕竟他们喝醉了还是照顾一下比较好。啊,被子放在那里就好,小杏你快去休息吧!”


“好的,”她把被子放在沙发上,“我的房间门不锁,如果有什么事情请一定叫醒我。”


鸣上笑着对杏挥了挥手,在看到她房门阖上的那一刻轻轻叹了口气。他随意地躺在沙发上,看着杏的房间弯起唇角。


 


05


 


她睡得不算安稳。眉头轻轻皱在了一起。


梦中的她遇到了一条大蛇,逃跑无果后被大蛇缠住,在快要窒息的时候,大蛇突然朝自己张开了大嘴。


她睁开眼睛。随着梦境一起带来的恐惧让她微微喘着气,然而在她反应过来之前,与大蛇同样是血色的眸子出现在眼前。


“唔——!?”


“怎么了?”熟悉的声线终于让她摆脱了梦魇。她也总算意识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应该是凛月。只是随着睡前记忆的回溯,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正躺在床上,而凛月似乎和自己在同一个被窝里,他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腰上,而这应该是自己噩梦的诱因。


但是在那之前,她得弄清楚为什么凛月会在这里。


“凛、凛月君?!”她从床上坐起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因为睡不着。”他露出有些委屈的表情。


“啊…”她到底还是知道问题的严重性,眼神里写满了担心,只是她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陪我聊天吧。”他从床上起来,挪动身子靠在墙上,然后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杏,过来。”


她迟疑着坐在他身边,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沉默。她眨眨眼睛看着他,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倒是他先打破了沉默。


“真~绪还好吗?”


“恩…真绪君挺好的。最近人气也居高不下,现在有预定让他成为下一张专辑的Center呢。”


“诶…那挺好的嘛。看来真~绪混得比我好啊。”


“凛月君你也很不错啊,最近Knights的公演,我有看哦,凛月君的舞蹈比以前还要优秀呢。”她笑了起来。


“诶…”久违的夸奖,不高兴是不可能的,“那给我点奖励吧?”


“唔…血的话还是下次…?”她的笑容有些勉强。今天聚会之前就听说她这几天工作有些繁重,能够参加


“拿杏没办法呢…那,”他向她张开双臂,“这样奖励一下我吧?”


“啊…”她迟疑了一下,然后轻轻抱住他,“凛月君真棒。”


不管是听起来还是看起来都像是抚慰孩童,但是顺着皮肤传来的柔软与温暖却是货真价实的东西。眼前确确实实是杏,是曾经为他的高中生活增添色彩的杏,是几年前不再联系的杏,是成为了Trickstar专属制作人的,冷漠的,残酷的杏。


“凛、凛月君…?”  


“恩?”


“现在有睡意了吗?”


“没有。”


“那我们继续聊天吧?”


“好啊。”


“那…放开我吧?”


“诶…”他将她抱得紧了一点,“就这样不可以吗?”


“可、可是…”


“高中的时候不是常常这样吗?”


“……”她突然沉默了,然而沉默的时间很是短暂,“那凛月君,凛月君过得怎么样呢?”


“挺不好的。”


“...诶?”和预想的答案差距太大,她抬起头,他戏谑的笑容明目张胆地告诉她那仅仅是玩笑话。


“别这样看着我嘛,”他笑,“真的过得很不好啊。阿濑他们总是吵吵嚷嚷的,也总是笨手笨脚的,最后落下一堆烂摊子,还得我这个老爷爷亲自处理,啊~再这样下去会变成只能躺在床上的老爷爷的。”


她没有接话,平静的眼神里没有什么感情的起伏。这个时候至少要装出很好笑的样子吧。他伸出手扯扯她的脸颊。


“那个时候就得拜托杏来照顾了。”


她仍然不言语,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只是用着那双沉静的眸子注视着他。但仅仅是这样就让他本来还有些焦躁的情绪静静平复了下来,连带着这段时间纠缠不清的组合的事情,工作的事情,失眠的事情,还有,她的事情,都一并被隐藏起来。


沉默蔓延开来,但并不算尴尬。她仍然安安静静地待在那里,他则是完全放空了思考,就连时间的流逝也毫不在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脸上传来轻柔的触觉,温柔而小心。他眨了眨眼睛,等到发现自己的眼皮已经变得沉重,才意识到似乎失踪了很久的睡意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虽然高兴地想要把其他人从睡梦中吵醒来告诉他们这个消息,但是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紧紧抓住这来之不易的睡眠机会。


“睡一觉吧?”


她的表情模糊不清。


“恩…”


本能地倒向她的膝盖,柔软的感觉与温和的香气包围了自己。现在的自己除了睡眠之外再无所想。更何况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能正常入睡了。


她轻轻抚摸着他的头,他枕着她的膝盖,就像是高中时期那样,那个时候原来自己过得那样舒适啊,他想。高中的回忆一点点浮上水面,被刻意修饰,展现出来的竟都是美好的一面。然而当时的自己却从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从没想过有一天连那些普通不过的日常都会变得珍贵。


就像当时谁也没有想过要迎来与杏的分道扬镳。


 


06


 


被这段时间强行形成的生物钟叫醒,他揉揉眼睛。室内仍然是昏暗的,但是透过从窗帘溜进来的阳光来判断,时间应该已经不早了。


他抬起头,另一个睡眼惺忪的人冲着自己打招呼。


“早上好,凛月君。”


 


说不上是一夜安眠,不过多多少少是久违地入睡了。虽然还是难以弥补前几天失眠的消耗,但来之不易的好觉还是让他高兴了许多。他看向站在洗漱台面前因为睡眠不足缓慢地刷着牙的杏,伸出手摸摸她的头。


“谢谢啊。”


杏洗掉嘴边的白沫,然后对他弯起唇角:“凛月君现在感觉怎么样?”


“恩…”他仰起头,“还,不错吧?”


“那就好。”她说。


 


像是恶魔一般纠缠着他的失眠算是于昨晚暂时告一段落。不只是他因为终于找回了随时随地睡着的特权而欢喜,其他人也多多少少松了一口气。Knights的发展还处于上升阶段,是经不住什么重大变故的。所以,对于杏的帮助,他们都或多或少抱有感激之情。


围在杏的周围,争相给予赞美之辞,而她则面红耳赤地站在他们的中间,除了低头之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像是高中时期那样,那时候杏还是Knights的“女王”,虽然她一次都没有接受过这个称号,但是却的确像个女王一样给予骑士恩泽。


很多事情,很多人,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彻头彻尾的改变,但也的确不是当年的模样了。就像她的头发披散下来,已经是他在她膝上触手可及的长度。


离开的时候他朝她家的方向看了一眼,她仍然在向他们挥着手,脸上的笑容仍然很是明亮,衬得整张脸熠熠生辉。外面的阳光是如此的刺眼,他用手轻轻在眼睛上方搭了一个小凉棚。


“凛月前辈?”身后传来末子的声音。他转过头,Knights的其他人也停下了脚步看着他。


“啊…我马上就来。”他说着朝着他们的方向走去。而其他人似乎也没有太在意,开始继续刚才的话题。从他们谈话的内容来看,应该是关于杏的。


“...话说回来,杏变化还挺大的。”


“是啊…明明只是几年没见,就已经成熟了不少了呢。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妹妹啊。”


“姐姐大人从以前开始就非常charming。”


“看来杏这几年也过得很好啊。不过毕竟是杏那家伙嘛!”


“是啊。”


能够看到她成长为现在的模样,真切地感受到她像曾经一样追逐自己的梦想。虽然她仅仅选择了以Trickstar一起,虽然招致了不理解。


 


“因为是那家伙,所以就暂且相信她的选择吧。”


从以前开始就对杏的选择颇有微辞的濑名揉了揉头发。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又回到了她家门口。之前和其他人说自己还有想去的地方就暂且先告辞了,还没想好要干些什么身体已经自行动了起来。然后就又回到了这里。


他看着那扇门,手指按上门铃。在等待的间隙,不由自主地开始胡思乱想。


其实他昨晚仅仅是浅眠。虽然他努力去维持着睡眠状态,但最后还是无可救药地再次醒来。不想睁开眼睛,试着去挽留最后一丝睡意,但是,脸上的凉意却还是毫不留情地击碎了他对回笼觉的美好设想。不由自主的烦躁,但是也终于开始察觉到异样。


是又温暖又冰凉的液体。


他微微睁开眼睛。


 


门打开了。


“啊,”她出现在门后,“凛月君?怎么了?有东西忘带了吗?”


他眯起眼睛。


“那个啊,”他摆了摆手,“其实我的失眠还没有好哦。”


“诶…?”


“仅仅是能够睡着的程度,但是完全睡不久嘛。”


“啊?”她终于反应过来,脸上露出苦恼的表情,“那该如何是好呢…”


“所以我想继续在杏家留宿一段时间。”


“...啊?”看来是他说得太直白,杏似乎是愣在那里了。


“拜托了,让我睡地板睡壁橱也好。”他双手合十做出拜托的手势。杏迟疑了一会,末了才缓缓开了口。


“可、可以是可以…”


意料之中的回答,然而他还是不自觉地弯起了嘴角:“真的吗?”


“恩…恩!如果能够帮上忙的话。”她说着侧了身子为他留出进门的空间,“请进吧。”


“那就太好啦,”他一边说着一边自然地走进她的家门,然后向她伸出手,“接下来一段时间就请你多多指教啦。”


她愣了愣,笑容温和地将手递给他。


 


——那时,透过眼皮的缝隙映入眼帘的,是正胡乱擦着眼泪,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的杏。




——————————————————


大家好这里是开了新坑的阿昱。这篇是写文以来第一次列了不算提纲的提纲的文,但是发展却完全没有按照大纲来...倒不如说这篇上一开始是不存在于大纲内,本身应该在1000字以内交代完毕的...一不留神无论是设定还是发展都已经不是先前的大纲能够左右的了...因为不知道最后究竟能写到多长,会写成什么样子,所以暂且以连载的形式放出。


算是尝试着写写我个人对毕业后凛杏的设想。不过虽说是凛杏,我的杏各种意思上来说不会对偶像抱有恋爱感情,所以请谨慎阅览。




接下来连会以上中下还是上下的形式发展都还是个未知数所以请不要抱有任何期待orz



评论

热度(74)

  1. 天下永安异数难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