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独步吟客的一日妄想①

六味地煌丸_先生和敦君结婚快乐:

*因为企划下载了lofter的我其实根本就不会用


*微博搬文


*太敦向


*OOC肯定有


*国木田独步先生的本子万一撕完了怎么办


*一想到对本体有影响就想让太宰治先生把小敦酱酱酿酿


*私设:独步吟客幻化出来的活物与本身有联系。


太宰治蹲在河边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没有虎视眈眈的恶犬没有杀气腾腾的中也,天光明媚万里无云,按理说是个自杀的好日子。


然而总有一种黏腻感如影随形,就像有什么人正目不转睛的视奸着他,边看还边发出“嘿嘿嘿”的怪笑。


总觉得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没有跟踪者,没有监控录像,太宰治望着河水里的倒影偏了偏头而后整理衣服起身,环着双肩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而且……好痒?


※   ※   ※   ※   ※   ※


独步吟客能消耗笔记本的纸张将写出来的东西具现化,不过仅限于比笔记本小的东西。


“那么……迷你的太宰先生可以吗?”


中岛敦这句话刚说出来的时候侦探社仿若静音般陷入一片死寂,国木田独步面无表情的推了推眼镜扬唇扯出一个怎么都不算友好的微笑,而后异能发动的瞬间提笔快速写下行云流水般的几个大字。


“独步吟客。”


扯纸声干脆利落的,连阻止的时间都没给中岛敦留。


出现在桌子上的太宰治(mini版)还是一副尚未睡醒的样子,不超过笔记本的身高看上去柔弱可欺。江户川乱步眨着眼睛饶有兴味的凑过来伸手点了点小太宰治的头,在他反应过来前一个弹指击飞了出去。


“哎?等,等等,乱步先生?!”中岛敦慌乱的扑上去将躺在文件堆上眼冒金星的小太宰治护在了怀里,“还没确定对真人是否有影响,请您先等一等!”


“嘛,敦君不要那么紧张啦,”江户川乱步耸了耸肩笑道,“太宰不是那么容易被玩死的人哦~”


“对,”国木田独步映着身后蒸腾的杀死活动着关节笑道,“那个麻烦制造机才不会那么容易死呢,所以把他交给我吧,敦·君。”


现状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太宰先生你之前到底造了多少孽啊?!!!!!!


中岛敦抱着迷迷糊糊的小太宰踉踉跄跄的往后退,怀里棕色的小脑袋拱了拱他的衬衫,他低下头,正对上一双湿漉漉的眸子。


“敦君?”独属于太宰治的声音带着刚睡醒时的喑哑,“不要把我交给他们,我想和你在一起。”


扑通。


纯情少年中岛敦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戳中了内心。


※   ※   ※   ※   ※   ※


太宰治推开侦探社大门的时候所有人都诡异的沉默着,泉镜花一反常态坐在里离中岛敦最远的位置,颤抖的手紧握着手机,通话界面上是尚未拨通的报警号码。


这是要同归无论?


他挑了挑眉蹑手蹑脚的猫到中岛敦身后,白发的少年正低头认认真真的玩弄 着什么,太宰治抻着脖子瞅了瞅,正迎上桌子上另一个自己挑衅的眼神。


另一个,缩小了的自己。


※   ※   ※   ※   ※   ※


中岛敦正在帮小太宰治揉肚子。


可爱的东西总会迎来各种奇奇怪怪的投喂,在中岛少年坚持不懈的保护下,太宰治(mini版)终于在各种食物的狂轰滥炸中存活了下来。


有些大人声线的小太宰治趴在纯情少年的肩膀上邪笑着装委屈,中岛敦揉了揉红的发烫的耳朵将他接下来放在面前的桌上,小心翼翼的问道。


“太宰先生是哪里不舒服呢?”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小太宰治在身上胡乱点着,瘪着嘴委屈道,“哪里都不舒服,敦君帮我揉揉好不好?”


而后在中岛敦的欣然应允下,冲震惊的泉镜花比了个小小的V。


不过真的只是身体缩小了呢……


然而乐在其中的并不只有小太宰治一个人,单手小心翼翼的帮他揉肚子的中岛敦撑着脑袋颇为愉悦的烦恼着,足以称之为幸福的情绪飘荡在自我意识里丝毫没注意到身后的杂音。


柔软的呼吸扑上他的耳朵,中岛敦僵硬着坐直了身体,他听到熟悉的声音缭绕着耳郭在身后响起,那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紧贴着他的耳朵轻声笑道。


“敦君……真是喜欢我呢。”


而后手被握住贴向另一个身体,隔着衣服的触摸着对方鼓动的心脏,极近的距离里心脏的跳动仿佛隔着衣服灼伤了他的手心,中岛敦面红耳赤的试图抽回手,却被拽的不得不对上对方的眼睛。


“如果你说要的话,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哦。”


柔软的阳光里,近在咫尺的太宰治唇齿开合吐出蛊惑人心的蜜语。


“我整个人,都属于你。”


fin

评论(1)

热度(99)

  1. 天下永安六味地煌不能给你们吃的丸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