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永安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似是故人来

阿蓝:

似是故人来


 


突如其来的脑洞。


一个京爷和粤少的日常向片段……有点莫名其妙的设定。


谁知道是不是老hao朋ji友you重逢呢?


祝食用愉快XD


很想看粤少跟京爷飞速飙粤语然后京爷一脸懵逼的样子哈哈哈


 


 在外出差时住的酒店正好离粤的那处小院子不远,签完几份合同以后京就凭印象绕过几条老巷来到那扇门前,意外地发现大门只是轻轻掩着,像是主人在等着谁。


 


  推开门走进去,京一眼就瞄到了正坐在榕树下的他。


 


  粤最爱的那只虎斑猫此刻就蜷成一团躺在粤的怀里,安逸地晒着太阳;大黄狗乖乖地趴在一旁,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尾巴,看见京走过去也只是更欢快地摇摇尾巴,并没有朝他做出什么求蹭求抱的热情举动来发出奇怪的声音,似是通人性般不想打扰正在小憩的主人。


 


  京带着点莫名的情绪摸了摸毛茸茸的狗耳朵,看来这家伙还没忘记爷爷我。抬眼再看看粤,大半张脸上都是叶片投下的斑驳光影,气息安稳,大概还没有发觉身边的变化。石桌上的收音机不甘寂寞地唱着曲儿,那咿咿呀呀的曲调京很快认了出来,是《帝女花》。京咂咂嘴,这么个好天气听这一曲,是不是凄凉了点儿。


 


  反正闲着没事,光站着也不好,京干脆坐在石凳上,看见桌上明显是多出来的一个茶杯,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算了,来都来了,有什么好客气的?自顾自地斟上茶,一边喝一边想着这小子怎么这么多年了口味还是没变,却没反应过来自己以前就老爱喝明前龙井。


 


  以前他们也爱在这树下杀上几盘,这石桌上还刻着楚河汉界,粤最喜欢用马困住京的卒,他还记得。手执茶杯在桌上来回划了几道,那人没坐在对面,没意思。这样一想他又侧过身看了看粤,收音机里唱声将近,这人还是没有要醒来的征兆,哪怕头顶上的树枝传来了一阵阵鸟鸣,这家伙照睡不误。京颇有些无奈地朝望了过来的猫咪眨巴眨巴眼睛,小家伙却像没看到似的低下头舔毛去了。


 


  嘁。


 


 


  说实在的,光坐着也太无趣了些。他抬眼环视左右,再一次打量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院落。


 


  虽说自己也是有好段时间没过来了,但眼前事物却是和自己记忆中的别无二致。靠着西边的墙下还是那几棵丹桂,月白小花开满一树、飘散出迷人香气的时候粤就会站在树下笑说又可以做桂花糕了,却一次都没有做过;无花果结果了,他就和偷啄果子的麻雀斗智斗勇,还要煞有介事地用塑料袋把枝头上未熟透的果子都套起来;球兰的藤蔓都已经缠绕住了好大一个竹架子,已有几簇粉色花团探出头,京第一次认识这种植物却是因为粤煲的球兰叶瘦肉汤……哎,京忍不住笑起来,敢情你小子种什么吃什么啊。


 


 


  日渐西斜。


 


  被无限拉长的余晖映照在石桌上,茶杯和收音机也被带出长长的影子,越过桌抖落在地面。电台节目已经从粤剧转成了说书,听不习惯粤语的某人最后还是关掉了音量,不知该感叹对方把这部自己送的收音机保养得这么好,还是该感叹这十几二十年的老货还有这么好的音质,不愧是德生牌。


 


  哎……你的茶都凉了啊。


 


 


  京最后一次看向手表的时候身后总算有了点动静,他转过头正好听见这位伸懒腰的家伙问道:“哎?你来了?”


 


  “可不是么,”他没好气地回答,“还以为能蹭下午茶。”


 


  “哈哈……”粤伸出手来挡在眼前,光线从指缝中漏进来,过长的刘海戳到微眯的双眼也不觉得烦,“你可以蹭晚饭,本少爷无任欢迎。”


 


  语气里满满的调侃。


 


  “你不早说?成心耍我是吧?害我等这么久……”


 


  “是吗……”


 


  粤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看了看半掩着的大门,最后又像松了口气,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


 


  “好巧,我也等了很久。”


 


FIN.


 


《帝女花》:粤剧经典曲目。


德生牌:著名广东收音机品牌,创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



评论

热度(13)

  1. 天下永安阿蓝 转载了此文字